美司法部查总统涉泄密案
特朗普恐遭弹劾

美国海岸警卫学院毕业典礼场面壮观。(路透社)

(华盛顿18日讯)美国大学政治史教授李赫特曼日前才预测总统特朗普将遭弹劾,而美国司法部星期四就任命特别检察官调查特朗普涉嫌泄露国家机密的“通俄门”事件,分析指出,这意味着特朗普可能成为美国史上面临弹劾的第4 位总统。

李赫特曼自有一套不靠数据堆砌、以史观今的质化研究系统,去年他成功预测特朗普会当选美国总统而声名大噪,他4 月14日接受《华盛顿邮报》专访时就曾经大胆预测,特朗普很快将面临弹劾的命运。

李赫特曼说,自己预测特朗普遭弹劾,是因他的人格特质太像前总统尼克逊,而他的从商经验更显示他视法律为无物,“当他(特朗普)伤害美国的宪政秩序、对美国的自由与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弹劾将有如箭在弦上。

特朗普本周先传出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与俄驻美大使季瑟雅克会面时、透露国家极机密情报,后遭披露他曾在与遭他开除的前联邦调查局长科米单独会面时、为前白宫国安顾问弗林求情,希望科米在调查俄罗斯介入大选情况的“通俄门”一案时放弗林一马,如果属实,这可能涉及妨碍司法重罪。

美国联调局前局长穆勒2008年出席参议院听证会时举手宣誓。(路透社)

也因此,美国舆论对司法部任命前联邦调查局(FBI )局长穆勒为特别检察官,着手调查“通俄门”,都不免联想到特朗普师从的尼克森,甚至大胆预测这将是特朗普面临弹劾的起步。

根据美国宪法,基于“叛国、贿赂或其他重罪和轻罪”来解除总统或其他联邦官员官职,弹劾程序可分成好几个阶段。

如果众院多数议员赞成弹劾案,之后会交由参院表决,达参院三分之二高门槛表决通过即可罢免。

在美国历史上,总统的弹劾程序共启动过3次,即约翰逊案、尼克逊案和克林顿案。

特朗普与学员打成一片,摆出逗趣的姿势拍照。(路透社)

国会响起弹劾总统呼声

据外媒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通俄”风波持续发酵,得克萨斯州众议员阿尔格林17日在众议院演讲时表示,特朗普“必须被弹劾”。

阿尔格林在众议院发言时呼吁启动弹劾特朗普的程序。他说:“没有人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包括总统。”

美国众议院监督和政府改革委员会与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所有民主党人此前要求立即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司法部长塞申斯和一系列白宫高官进行调查。

民主党籍众议员卡明斯说:“我们委员会应该已经开始进行积极且透明的调查和监督。我们持续忽视这些丑闻,实在是令人无法接受。那些真的就是丑闻。”

众议院共和党领袖保罗瑞安则表示,三项已经在进行中的调查已经很充分。他说:“我们不会尝试随著24小时联播的新闻周期起舞。我们就是要消除激情,做好我们的工作,确保我们根据事实进行调查,不论这些事实可能带领我们到何处。这显然需要花点时间。”

“史上遭最不公平对待总统”  
特朗普怪幕僚无能

四面楚歌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星期三抱怨说,自己堪称“史上遭遇最不公平对待的美国领导人”。

美媒还爆料,麻烦不断的特朗普开始抱怨身边幕僚无能,连最信任的女婿库什纳也被责怪。

特朗普出席美国海岸防卫队官校举行的毕业演说时吐露挫折。

他说:“我拍胸脯保证,史上没有第2 位政治人物所获待遇更糟或更不公。”

特朗普敦促毕业生以他为榜样,“战斗、战斗、战斗,绝不放弃”。

他对毕业生保证:“万事自然会迎刃而解。”

白宫内幕消息连环爆,幕僚忙着为特朗普辩解,还被特朗普怪罪护主不力,弄得白宫内部气氛紧绷,官员之间动辄争吵,还要担心官位不保。

幕僚体认到,公关危机不是一两天爆一次,而是长期的阴影。

《华盛顿邮报》前天报道,特朗普我行我素,属下无法揣摩上意,两名不具名白宫顾问透露,特朗普为了最近的新闻心情低落又暴躁,痛斥大部分幕僚“无能”,连库什纳也难逃责怪。

白宫人事地震传言也甚嚣尘上,白宫发言人斯派塞被点名可能遭撤换,据称特朗普把他和副发言人珊德斯、新闻主任杜柏克找来训话,要他们对外发言时“口径一致”。

克林顿因为与白宫女实习生卢因斯基之间的性丑闻,险遭国会弹劾。

克林顿性丑闻逃过一劫  
尼克逊遭弹劾黯然下台

美国民主党籍佛罗里达州联邦众议员多伊奇16日在推特写道,妨碍司法公正是可招致弹劾的罪行。

加州大学欧文法学院院长、宪法教授切莫林斯基表示,前总统尼克逊便因妨碍司法公正被逼下台。

上世纪,美国有两位总统因被控妨碍司法公正,致国会启动弹劾程序,即尼克逊和克林顿。

1974年,尼克逊拒绝交出内容包括水门丑闻重要讯息的白宫录音带,众议院以“妨碍司法公正”为由要求启动弹劾程序。受到弹劾前,尼克逊同年8月宣布辞职。

1998年12月,克林顿因为他与白宫女实习生卢因斯基之间的性丑闻,被控作假证和妨碍司法公正,众议院以此提出弹劾动议。

1999年2月,弹劾案最后在参议院没有获得过半票数支持,克林顿得以避过弹劾。

根据美国法律,妨碍司法公正定义广泛。前联邦检察官奥沙利文表示,总统藉权力要求联邦调查局长终止调查案件,此举等同阻挠官方调查行动。

奥沙利文说:“他(总统特朗普)真的需要律师。”

普丁(右)星期三在索契和真蒂洛尼会谈时握手。(欧新社)

普丁拟给特朗普对话  
幕僚尴尬说:没录音

俄罗斯总统普丁17日表示,莫斯科会提供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对话记录,但他的幕僚稍后尴尬表示,普丁指的是书面副本。

普丁在记者会上表示:“若美国政府认为此举适当,我们已准备好提供拉夫罗夫与特朗普的对话录音,给美国国会及参议院。”他还指出,俄罗斯高度认可特朗普与拉夫罗夫之间会谈的结果。普丁表示,美国对俄罗斯正在出现“政治上的精神分裂”。

普丁在俄罗斯南方城市索契与意大利总理真蒂洛尼会谈后,回答问题时表示:“(拉夫罗夫)没跟我们分享这些秘密,无论是我或是俄罗斯安全机构的代表都没有。他这样真的是很不好。”虽然普丁在记者会上用俄语的“录音档”这字,但他的对外政策幕僚乌沙科夫表示,“没有录音档”。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