滥用基建 无本经营 阻碍交通
不满外劳抢滩 商贩宣战

士拉央旧批发公市周遭商贩组织联合展开长期协调工作,以期解决外劳人数泛滥及抢滩摆卖的问题。前排右三起郑秀明、柏哈林、刘华才以及何亚才。

(吉隆坡19日讯)士拉央旧批发公市外劳人数泛滥及抢滩摆卖,当地居民和商贩对外劳滥用公共基建、无本经营 、阻碍交通及影响当地人生计大表不满,联合起来扮演监督及和执法商位协调,向外劳商贩“宣战”。

外劳霸占路面,位于店前空间做生意等问题在该区存在已久,多年来无法根治,近来更演变为“全日市集”,尽管吉隆坡市政厅、士拉央市议会、移民局及警方等单位曾多次联合取缔,始终未能解决,影响当地商贩利益。

问题无法根治

最让法地商贩头痛的是,士拉央旧批发公市位于吉隆坡与士拉央辖区边界,执法单位前来取缔时,非法外劳就在边界地区游走以躲避取缔,所以外劳抢滩问题一直无法根治。

为了应对巴刹外劳抢滩摆卖问题,士拉央旧批发公市贩商公会和马来小商贩公会、联邦直辖区马来小商贩公会、蒂沙柏迪居民及当地民间组织,针对当地外劳人数泛滥的问题请愿,希望引起各执法单位关注。

他们也向峇都区民政党服务中心协调员拿督刘华才求助,希望他协助向隆市政厅反映及协调解决外劳抢滩的问题。

在场者有士拉央旧批发公市普度公会主席何亚才、士拉央旧批发公市贩商公会顾问郑秀明、马来小商贩公会主席莫哈未沙希米、副主席罗斯利及联邦直辖区马来小商贩公会主席拿督柏哈林等。

士拉央旧批发公市外劳抢滩摆卖,已影响当地持执照商贩生计。

刘华才:社会安全受考验

人数多如“外劳村”

峇都区民政党服务中心协调员拿督刘华才说,到士拉央旧批发公市抢滩摆卖的外劳人数越来越多,经过该区犹如踏入“外劳村”,不只小贩生计受影响,社会安全也备受考验。

与隆市厅长期协调

“这次贩商的诉求有别以往只是等待执法单位展开取缔行以动,反之是周边地区的居民与商贩组织都会联合监督,而我也会和隆市政厅展开长期协调工作。”

他说,外劳没工作准证、逾期逗留、甚至与本地人组织家庭延伸第二至第三代人口,使入境我国确实外劳人口数据难以掌握,政府实行的“外劳重聘计划”不仅挑战大、花费庞大而且难收效。

他说,根据我国第十一大马计划,外劳不应超出全国人口15%(即200万人),惟依据数据全国合法外劳已有185万人,非法人口可能高出一倍,约占全国人口的20%。

“吉隆坡位居第三大外劳地区,合法外劳已有33万人,而雪州为全国最高,有62万人。”

他说,外劳的第二至第三代人口属无国籍身分,极易成为非法勾当的劳力来源,因为无法合法就业,也会衍生社会罪案。

“引发的社会问题诸如人口贩卖、卫生健康、外汇流失、制造贪污、滥用包括医疗设备等公共基建问题,进一步妨碍我国经济转型;希望执法单位严格执法,严守边境及严控贪污。”

他也表示会向隆市政厅和士拉央市议会执法单位反映商贩诉求,必要时也向反贪污委员会投报,以便展开长期的协调工作,克服外劳泛滥的问题。

刘华才沿途向街边摆卖摊位了解摊主的身分。

何亚才:离开又回来

外劳与执法单位“捉迷藏”

士拉央旧批发公市普度公会主席何亚才说,在当地营商的外劳总和执法单位“捉迷藏”,每当执法官员前来取缔时,他们就移师他处,执法官员一离开,他们又回到原地营业。

“凌晨时分起,巴刹进口处大街两旁都是非法贩摊,阻碍区内交通进出,甚至引发严重塞车问题。”

他反映,非法贩摊不但有增无减,而且还霸占当地原已不足的泊车位做生意,使当地交通大混乱,但碍于外劳人数太多,结果执法单位取缔时,无论合法或非法都一併取缔,也对商贩造成困扰。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