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汇慢火煮经济/杨名万

今年第一季经济,果然如所料的比去年最后一季强,服务业、制造业和建筑业表现都良好,反映经济正在偏低汇率环境中巩固。

这里必须强调,这是在偏低汇率环境中巩固,因为在这个比过去为低的汇率环境中,经济增长是在“折价外销”环境中达致,如果以美元为标准计算增长率,那和令吉汇率高峰时期比较,表现经过折算,肯定比较孙色。

经过这第一季,汇率处于1美元兑4令吉以下水平,已经久达7个季度。

由于迄今为止,令吉依然还没有“脱四”征兆,我们可以预料这低于4水平的汇率,会持续至第二季,这也意味,令吉低于4的水平,很快就满8个季度,也就是足足两年。

在这么长时间处于低汇煎熬,国人很自然就会开始适应,这时期所受到的物价冲击最重要。

不管是幸运还是不幸,由于大马政府开销庞大,过去一向依赖原油作为联邦政府重要收入之一,国际布兰特原油价格起落,也一度左右了令吉汇率变动。

经历油价共舞低潮

从2013年初,布兰特原油价格保持在100美元以上水平时,令吉汇率都保持在1美元兑3左右水平。在2014年国际原油价格出现异动时,令吉开始下滑。

上半年布兰特原油价格已开始在每桶百美元边缘摇摇欲坠,令吉也开始从每美元兑3.20水平下滑,并在原油价格于9月跌破百美元后,直落至1美元兑3.50及更低水平。

恶劣情况于2015年开始明显,当时布兰特原油价格已经跌至每桶53美元左右,当年第一季令吉汇率已经跌至每美元3.64令吉,第二季再跌至3.86至3.87。

到第三季时,原油价格跌破每桶50美元,令吉也在这一季失守1美元兑4大关。

折价疗伤因祸得福

自从我国汇率于这前年第三季坠落1美元兑4大关以下后,令吉只于去年第一季一度回到1美元兑3.99水平,此后就没有过“脱四”的经历。

从前年第三季至去年第一季,布兰特原油价格已经一直下跌至每桶35美元,甚至以下水平,到第二季,开始回到每桶50美元以上。

由于原油价格起落迅速,我国汇率开始不再与国际原油价格共舞,去年上半年令吉略为好转,这是难能可贵的。

尤其是在原油价格处于每桶35美元低水平时,令吉汇率没有进一步下跌至1美元兑5的恐怖水平,无论如何,令吉仍然在1美元兑4以下水平寻求平衡点。

经过一年半低汇率挣扎,经济开始于今年第一季,在油价从最低点回弹。

出口在低汇与外围情况同时好转时期创新高,国内汽油价格随着国际原油价格调动,而让通胀在框架中起落,整个经济在低汇慢火中烹煮,今年第一季经济比去年末季增长加速,是最典型写照。

在通胀率于今年3月,冲至5.1%的“不安”水平后,刚公布的4月通胀率迅速回缓至4.4%,摆脱了5% 的“不安”关键水平,从当中所有的消费人价格指数成分逐一分析,今年通胀率回升到5% 机率并不高。

这要归功于原油价格变动,虽然早前令吉与之共舞,最终却让我国通胀率可以受到良好控制,只是一度达到5.1% ,即恢复至5%以下水平。

各指标纷创2年新高

从出口连续两季创新高,到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经过两年萎缩后,今年4月首次回到50%荣枯水平之上。

而在国内需求方面,外需出口表现,已经开始溢向原本走缓的国内需求,今年3月国内零售业增长双位数11.8%,同时也是自2015年3月以来的两年最高纪录。

内需明显回温

过去一向被视为我国内需温度计的车辆销售方面,自去年12月开始摆脱连续萎缩后,今年连续3个月稳定增长,3月份的129亿令吉,也是自2015年3月以来最高纪录。

因此,内需已经明显回暖。

这是低汇折价推动,慢火烹煮经济的成果,只要没有突然飚热,感觉上应该是没有什么危险。

但是,不要忘了慢火煮青蛙的故事,这是今年第一季经济巩固增长后,我们必须提防的危机。

政府过去已经趁低通胀率时期,撤消大部分物价补贴负担,目前令吉汇率已逐步巩固中上升,政府是时候小心应对,确保经济能够在汇率恢复健全水平时,持续稳步增长。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