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伊党那饭碗说起/张网

伊党与公正党决裂,在雪州伊党行政议员及20市县议员与村长都赖着不走,让人看清楚,原则还得让路给“饭碗”,伊党欠缺不为五斗米折腰的硬汉子,潇洒地拂袖而去的勇气。

这是伊党人的软肋,人民公正党应该捉住机会,理出一个与伊党人斡旋的方法,利诱之可也。3名伊党行政议员不愿辞职,给逐客令而不走,公正党是否奈何不了,非苏丹谕令才有效,这得由宪法去诠释,只是雪州务大臣阿兹敏是否积极行动也是个疑问。

两党强烈对比

公正党政治局已议决公正党吉兰丹市县议员约40人得辞去职位,以履行道德责任,并表露亲伊党的公正党领袖不会再寻求与伊党私通,所指非阿兹敏莫属。

公正党的果断、坚守原则,与伊党的耍赖、贪恋权位是强烈对比;不过,比较两党各别在吉雪的官职人数有个差距,公正党市县议员辞职政治影响较轻,伊党效尤就吃大亏。

一名市县议员每月津贴在1000令吉左右,村长900令吉,加上每次开会数十令吉的津贴,对一些平时收入不高的基层领袖有其吸引力,是维持地方势力的一种手段。

若果伊党人都被逼辞去所有官职,必然会引起不满,只是对象是公正党还是伊党领导则看个人想法。为保住自身利益,他们会否向公正党投诚,则是伊党该担忧的。

若果伊党人预知来届大选希盟会保住雪州政权,以及伊党将会排除在州政府外,利之所趋,他们可也会有蝉过别枝的念头。

伊党是利用宗教力量凝聚党员及支持者,其领袖政治论述或能说服其党员,但对于非回教徒,他们“怪诞”的言论多被嗤之以鼻,会投票支持伊党的非回教徒在2或3%左右。

失盟友恐打回原形

伊党要在吉兰丹、登嘉楼及吉打以外的地区赢得席位几率很低,来届大选过后,整体势力将退守一隅,一个失误,最后堡垒的吉兰丹也会失守,更别说执政5州了。

伊党领袖的狂妄,令我想起那不自量力、把肚皮胀破的大青蛙。除了吉登2州,伊党在吉打、雪兰莪也有基层势力,其他州属在上届大选仅赢得一至四席,森美兰还交白卷,这回没有公正党及行动党拔刀相助,伊党还不打回原形,狼狈退回吉兰丹老窝去吗?在彭亨州的42州议席中仅赢2席的伊党,如何夸口将夺取州政权,这无疑是天方夜谭!

伊党退出民联有其原因,在推动回刑法处处受制肘是其一,感觉自党被亏待,5·05壮大了公正党及行动党,它在议席上却无突破,落后在行动党及公正党,语话权不大,因此要伺机争夺主导权。

伊党壮大行动党属实,就伊党赢的的席位做准,行动党壮大伊党则难以成立。伊党在西马确有其基本盘,马来票不少过一二成,它的候选人即使赢不了,也不会失去安柜金。这些马来票足于助公正党及行动党在一些势均力敌的选区侥幸过关。

伊党领袖满脑宗教思维,与大马这个多元种族的自由社会有许多抵触之处。他们的乌托邦,与我们的理想社会实背道而驰。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