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白费心血半途掉队
实习医生辛酸谁知

走入白色巨塔的隐忧(上篇)

实习医生中途放弃从医,真的只是他们的问题吗?

实习医生中途放弃从医,真的只是他们的问题吗?

苦读了16年,安臣竟在关键的2年实习过程中途放弃了从医这条路。

对安臣来说,这是一种解脱。虽然家人为了他学医已经花了60万令吉,但至少未来3年,甚至下半辈子,安臣都不必再从事自己不适应、也不喜欢的工作。值得一提的是,安臣只是我国千余名半途掉队的实习医生中的其中一名。

根据槟州消费人协会计算,在国内的外国大学分校念医科,平均费用就需50万令吉(不包括生活费),这也意味着,我们每年损失了5亿令吉。如果从医是每个父母与孩子们的梦想,那么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接下来我们将带领大家窥探白色巨塔下的哀歌与隐忧,其中,你将发现原来每个学子心碎的背后,都有着千丝万缕的社会运作,而资源浪费的底下,更藏着你不得不知道的复杂习题。

要成为一名医生,除了基本的6年小学教育和5年中学教育外,他们还得修读医学系4至5年(依旧不同大学纲要)。

之后,进入医院当实习医生,并得在2年内跑完6个主要部门后才能成为执牌医生。之后,他们也必须在政府医院强制性工作3年才能设立诊所。这还只是一般医生的必经过程,专科医生则得再进修额外3至5年(或通过外联考试则更快),才能成为专科医生。

不仅如此,这还只是顺利过程的一种假设与计算。早前媒体就揭露,不少实习医生其实在等待实习名额时,就耗时半年苦等。然而,在如此艰辛且漫长过程,不少人在最后的实习阶段仍无奈放弃。

卫生部副总监(医疗)拿督杰雅英兰透露,政府每年会录取超过5000名实习医生,但是其中的1000多名因为职场压力及失去兴趣而半途掉队。

这也意味着,我国每年5名实习医生中有一人放弃从医,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阿里韩沙早前就披露,有实习医生更因为不喜欢自己的工作,所以旷职400天。

本报在访问实习医生及医学院生时就发现,原来许多学子都不晓得从医的路是如此艰辛,甚至耗了十多年才恍然大悟自己当初做错了选择。

美剧《实习医生》吸引不少人从医,但实际情况却难以想象。

压力重重一关接一关

实习医生K(化名)就表示,虽然许多人认为医生这份职业薪水高,社会地位崇高,但是,其实医生的工作时间之长,以及所承受压力,并非一般人可以想象的。

这还不包括医生们所可能面对的工伤,如长期睡眠不足、精神紧张,以及随时可能溅到病人的血,病毒感染,或遭病人攻击等。

“我们选读这科时,根本就没想过会是这样的情况。”

这名不愿具名的实习医生也诉苦,指就算在医院里遇到不如意的事,或自己有多苦,也不能在面子书上宣泄或分享,否则会被上司责问,甚至影响自己的前途。

工作辛苦待遇如高级蓝领

另一名等着实习名额的H则透露,其实若把工作时间及工作风险拿来与薪水平均计算的话,其实医生的薪水就与高级蓝领般无疑,尤其是资历较浅者,其薪水甚至可能比在麦当劳里打工还要少。

他表示,实习医生薪水约5000令吉左右,扣除公积金等只剩下4000令吉左右;执牌医生则有至少6000令吉,扣除公积金后则可能剩下5000令吉左右(等级越高薪水越高)。

“所以,除非你很有决心,真的很想做医生,不然单靠这样的薪水,真的很不值得。”

专科医生路更漫长

他补充,尽管专科医生的薪水达5位数,甚至6位数不等,但是,要成为专科医生却是一条更漫长且艰辛的道路。

另外,他也证实坊间指有实习医生遭资深医生欺负一事,如,需要实习医生临时加班超过36小时,或者需要倒茶,甚至得替资深医生完成手上的报告等。

他说,从学长处了解,实习医生之间都有一句话“日子好不好过,就看你跟到谁”,即指只要跟到一个比较好的资深医生,那么就能轻松度过2年的实习期。

早前,大马医药协会早前就承认,该会确实接获实习医生的投诉,指遭资深医生欺负,惟当时该会认为这些只占少数,至于真实情况如何则似乎各说各话。

看回安臣的故事,他之所以会半途放弃,当然少不了上述的种种原因,但这只说对了一半,因为安臣,或许更多的“安臣”其实都是制度下的受害者,而资源浪费这现象,也绝不只是实习医生吃不起苦那么简单。

蔡细历曾针对医生过剩现象提出预测与建议。

培训人数比先进国还多

低标收生良莠不齐

目前我国人口约3300万,却有至少33所医学院(11所政府和22所私立)。英国6300万人口,但只有32所医学院;澳洲人口2300万,有18所医学院;加拿大人口3400万,而医学院只有17所。看回我国,我们的情况不仅“过了头”,甚至还相当罕见。

拿督斯里蔡细历医生在2006年担任卫生部长时,就曾预测我国在2014年会出现医生(包括实习医生)过剩的现象,这是因为我国栽培的医生人数比先进国还多。

期间,他更表示:为了达到我们自己认为所需的医生人数,我们不惜在素质上作出妥协。换言之,我们培训出许多未达标的医生,而许多还未成为执牌医生的实习医生,更是进得容易出不来。

更棘手的是,如果当局拖延处理这个现象,我国不仅很快将面临医生失业问题,更会面对医务人员缺乏培训的窘境。

素质大幅下降

早前接受访问坦言成绩并不符合最低入学资格的实习医生C就向记者表示:“其实要读医科并不难。”,这完完全全颠覆了大众对于医科最难读、只有优异生才能“驾驭”的科系的印象。

西南区医疗官员莫哈末伊巴达在接受本报访问时说,目前不少实习生根本无法训练,因为这些医学生不仅无法掌握英文、学习态度差、没耐心,更别说与病人的沟通技巧。

他也指,过去几年医生的素质已大幅度下降,令他们难以培训。但是,错在学生吗?回顾我们人口总数,对比我们的医学院和实习医生数据,看来错的不全是学生。

严格来说,他们可能还是父母期望、市场导向、以及制度失败下的悲剧人物。

希尔米:全球有375所医学院是我国政府承认的。

30%不及格延迟毕业

医疗疏忽风险提高

卫生部副部长拿督斯里希尔米医生承认,我国的实习医生确实面对许多问题,其中,30%就无法在指定时间内顺利毕业,1%辞职,即选择中途放弃。

他在接受本报访问时指出,我国每年有超过5000名医科生投入实习行列,由于实习期为2年,因此每年约1万人在医院中实习。其中,又因为当中30%无法在2年内顺利毕业,因而被要求延长实习期,同时也导致其他毕业生苦等实习名额。

问题来了,这30%实习医生就算最后投身职场了,那么他们真的称职吗?他们真的符合要求吗?这会不会造就更多医疗疏忽?

更甚的是,希尔米也点出,尽管国内的医学水平及收生最低标准仍在政府的掌控范围,不过,国外如印尼、印度、埃及、俄罗斯的医学水平却不受我国监管,因此收生标准或医疗水平难以设标规范。

“全球有375所医学院是我国政府承认的,但我们无法管制他们的标准。”

增加卫生部负担

这样的局面,这不仅令人质疑医生的专业水平,更大大提高了我国医疗疏忽的可能性。明乎此,这不仅是学生半途而废,或5亿资源浪费的问题那么简单,若处理不当,我们都暴露在许多的危机中,同时也增加卫生部的负担。

苦等实习名额的H就语重心长地表示,没有真本事的实习医生待久了始终能“及格出来”当个执牌医生,反观我国好的医生都出国服务了。

“到时任何的医疗疏忽,还是会加重为卫生部的负担,我国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资源却一再被内耗。”

莫哈末依里斯:市场上医学院多了,它们旨在把学额填满赚钱。

槟消协:毕业生逐年增

学院太多却没地方实习

槟州消费人协会设法理解这个现象,主席莫哈末依里斯就认为,学生的学习能力弱、实习态度差、以及抗压能力低固然是原因之一,因为学生们的能力、天分和态度,直接导致了他们的承受训斥和压力的韧性比较低,所以实习医生的流失率自然越来越高,但是,这间中还存在其他关键。

依里斯指出,目前我国有34家政府和私立医学院,每年“出产”几千名医科毕业生,但是由于这些毕业生只能在政府医院实习,因此才造成连串的问题。

“毕业生人数每年在增加。为何突然间会出现这么多医学院?在批准它们设立之前有评估需求吗?政府医院是否能吸纳那么多?”

据了解,单是在2014年,全国医药系毕业新生就超过6000人,明乎此,你就不难理解为何毕业生会遇到如苦等实习名额、实习期间无法更有效地学习,很容易遭延迟领执照等状况。

院方当生意只向钱看

依里斯也点出,由于市场上医学院多了,它们旨在把学额填满来赚钱,因此经过多年后,入学水平降低了。

“曾经有个时期,要读医科是非常难的,只有资质最好和最坚强的学生才能进医学系。现在似乎相对地容易进医学院。教授和教学素质也下降了。众所周知,教育已成为大生意,一些医学院就是为赚钱而设的。”

一名在籍的私立医学院学生C在接受记者访问时就透露,自己确实没有符合就读政府大学医学系的最低标准,但是由于家人支持,以及自己也认为出路不错,因此就在雪兰莪某国外私立医学院报读这一科系,费用约70万令吉。

“我不晓得自己能不能坚持下去,毕竟不容易读。但是我会歇尽所能。”询及会不会半途而废,她则坦言“不知道”。

换言之,实习医生半途迪掉队导致我国数亿令吉资源浪费的原因,其实不只是学生本身,而是整个市场及制度上出了问题。

下期预告:

明白了现象、知道了原因,以及掌握到这个现象所可能引发的危机,接下来我们将进一步探讨有什么解决方案,同时让你了解,原来小至个人的你和我,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独家报道:黎添华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