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伊党 希盟甭想吉政权/南洋社论

人民公正党党员将总辞吉兰丹州的所有官委职位,以回应伊斯兰党日前与公正党断交的决议案。丹州公正党主席阿都阿兹表示,党中央的正式公函一到手,有关总辞将马上启动。

事情来到这个节骨眼,大家难免不约而同地将眼光投向雪兰莪州的3名伊党行政议员身上,而目前人在海外的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下周一回国后,事态相信将会明朗化。

跟公正党断交,是伊斯兰党上下同仇敌忾的一致决定,既然决心已定,伊党就应该服从民主精神,在全国各地跟公正党划清界限,包括退出雪州政府。

17日,土著团结党主席丹斯里慕尤丁在亚罗士打主持该党州联委会会议后声称,土团党具备“收复”吉打州政权的实力。他说,土团党在吉打获得极佳支持,如果能如愿领军,将有望赢取吉打州政权,甚至协助希望联盟入主布城。

慕尤丁的谈话发放两个信息,除了指国阵在吉打的政权有可能再度易手之外,更重要的是土团党想在希盟内,争取到在吉打领军出战第14届全国大选的指挥权。

土团党曾明确释放欲在希盟担当一哥的意愿,但始终未获其他成员党的积极回应,如今慕尤丁“退而求其次”,公开表示土团党欲在吉打发号施令,若“请求”无法获得希盟接纳,土团党情何以堪?

持平而论,吉打是土团党名誉主席敦马哈迪医生的老巢,他在位22年首相宝座不在话下,其儿子亦即土团党署理主席拿督斯里慕克力,也曾担任吉州大臣,因此,以“老树盘根”来形容马哈迪父子在吉打州的政治势力并不为过。

纵然如此,少了伊党的希盟要在吉打州撼倒国阵,谈何容易!

一个必须正视的政治现实,就是民主行动党和公正党在吉打的势力,是相对薄弱的;吉打州国阵在2008年3·08大选的那一场政治海啸中首失政权,主要是栽在伊党手里,行动党和公正党只是扮演陪衬角色。

来到2013年5·05大选,吉打州国阵成功收复失地,而当时的民联之所以痛失山河,主因是伊党发生严重内讧,时任大臣即已故丹斯里阿兹占和其伊党副手拿督巴罗拉兹水火不容,最终国阵得以乘虚而入。

4月杪,伊党选择在吉打召开常年代表大会,此举被视为该党对外展示欲重夺吉州政权的决心;从这个角度看,除非伊党愿意在吉打跟土团党或希盟合作,否则笑到最后的应该是国阵。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道理,伊党和希盟不会不懂,但伊党刚刚跟公正党说分手,若在另一边厢却能与土团党合作对抗国阵的话,即意味着政治将再次展现其不可思议的一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