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重整河山破围城/张敬伟

这是一场被朴槿惠丑闻倒逼提前的大选。如果没有“闺蜜门”事件,朴槿惠还是青瓦台的主人,虽然中韩关系因为萨德入韩而陷入困顿,但是美韩同盟关系不会像现在这么充满不确定性。

政治不是假设,现实是朴槿惠被刑诉,韩国大选仓促举行,经过60天的“前戏”,5月9日迎来了投票的“高潮”。谁能当选?“五雄争霸”赛中,文在寅一直在民意调查中高居前列——正如法国的马克龙没有重蹈美国“希特对决”时的民调反常覆辙,文在寅也毫无悬念地当选为新一届韩国总统。

保守自由派轮流坐庄

文在寅胜了,青瓦台再次迎来自由派(进步派)总统。考察韩国宪政史,不难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从金泳三到金大中,从卢武铉到李明博,从朴槿惠到文在寅,基本上是保守派和自由派轮流坐庄。前者主张强化美韩同盟和对朝强硬;后者力求在中美两强之间维持地缘政治的相对平衡(所谓经贸靠中国、安保靠美国,当然更倾向于中国),同时对朝鲜维持接触甚至“阳光化”的政策。

因而,虽然韩国政党较多,而且政党整合的频率也快,但保守和自由(进步)的“两党”特色较为明显,也可说是左右摇摆。这既是半岛南北分治的现实折射,也是韩国处于中美日俄四强之间的无奈选择。

温和保守派的朴槿惠政府曾经努力打破韩国政府“非左即右”,在外交上强化对华关系——力求在中美两强间构筑稳定的平衡关系。但是朴槿惠的平衡外交和对朝强硬结合在一起,并决定引入萨德系统,导致中韩关系急剧恶化,朴槿惠重回保守派亲美路线而且更为极端。朴槿惠内政外交完败,并将自己送进入首尔看守所,并面临锒铛入狱的悲剧命运。

面对内外危机困局

韩国民众再次对保守派失望,这是文在寅当选韩国总统根本原因。但是文在寅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内政危机和外交困局。因为朴槿惠丑闻,韩国国政彻底失序,街头运动此起彼伏,各派政党陷入争权夺利。在此情势下,韩国缺乏稳定的经济民生政策,虽然韩国央行和韩国开发研究院将今年韩国经济增长预期提升0.2个百分点至2.6%,但还是低于去年的2.8%。

文在寅当政,首先要弥合政党分歧和民众割裂,让习惯街头运动的韩国民众回到工作岗位上来,让国政运转维持正常。其次才是发展经济——但由于文在寅面临着来年的国会大选,因而今年的经济成绩单不能太差。否则,文在寅的青瓦台日子不会好过。其三是文在寅的竞选承诺能否兑现——所谓“韩国优先”的目标如何落实,都是摆在他面前的迫切难题。

文在寅的外交麻烦在于,既要面对一触即发的朝鲜核导威胁,又要缓和因萨德入韩恶化的中韩关系,更要适应特朗普时代的美韩关系新常态。作为自由派总统,在朝鲜核导的现实威胁面前,文在寅不能也不敢恢复金大中、卢武铉时期的对北“阳光政策”。因而,文在寅如何突破半岛南北困局,既要弥合国内政党和民意分歧,又要兼顾中美两强立场,可谓大难题。

文在寅重新检视萨德入韩及指责萨德入韩不合程序的立场,有助于解开中韩关系的死结。但是萨德入韩已是“生米熟饭”,文在寅如何让中韩关系走回正轨,也不那么容易。至于特朗普,他给予韩国的除了不疼不痒的“口惠”,就是尴尬和困扰了。他要求韩国承担萨德系统10亿美元费用并与美韩自贸协定挂钩的立场,让美韩价值观和地缘政治同盟关系变异为功利性的交易。

韩国保守派和支持保守派的民意,又被特朗普“涮”了的羞辱感。文在寅,真得敢向美国“说不”吗?

大智慧破解结构难题

半岛局势和东北亚地缘政治格局摆在那,韩国历届政府保守与进步势力的角力,并未使韩国走出受困于朝鲜、局促于大国之间的“三明治夹心”围城。文在寅须以大智慧,才能破解韩国面临的结构性难题。

值得肯定的是,文在寅当选,对韩国、半岛和东北亚地区也存三重利好。一是朝鲜核导压力之下只剩下了口头强硬,需要一个缓颊的台阶,对朝相对温和的文在寅给了缓解半岛危机的契机;二是文在寅对萨德入韩的谨慎态度,也有助于破解中韩两国的现实难题。如果文在寅出现在5月14日中国举办的“一带一轮”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则意味着中韩关系“阴转晴”了;三是对“美国说不”很不容易,但也有助于调整美韩关系。特朗普将萨德系统和美韩自贸协定捆绑的做法,在韩国激发了全民不满,文在寅此时对“美国说不”,不仅有助于提振民意支持,也能让特朗普正视韩国的利益诉求。

文在寅接下了朴槿惠留下的烂摊子,如何实现在朝鲜核导及大国博弈的“夹缝中生存”,考验其政治智慧。

(作者为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最新报道

侨丰地产打造宜居环境
Iringan Bayu安全又环保
爱狗人大增带动市场
宠物店生意旺
新春“房事”马虎不得!
努沙再也门户TOD地段规划赛
UEM阳光公布Atkins得奖
帝俐集团:良好战略投资
Trinity Aquata认购率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