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是撕裂社会的元素?/南洋社论

国家领导人选举成绩揭晓后,中选者通常都会发表胜选感言,对结果及时政抒发意见。

2016年11月9日,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在纽约希尔顿酒店发表胜选感言时表示,“现在是时候美国包扎起分裂的伤口,成为一个整体,对于所有的共和党人、民主党人和无党派人士,我说现在是时候了,我们走在一起,成为一个团结的民族。”

今年3月26日,林郑月娥中选香港特首后指出,“香港,我们共同的国家,今日存在颇严重的撕裂和积累了很多郁结。我的首要工作就是去修补撕裂和解开郁结,团结大家向前。”

5月8日,39岁的马克龙在第二轮投票中,获选为法国史上最年轻总统,他在欧盟“国歌”《欢乐颂》的音乐中走向舞台发表获胜演讲,声称将在“这场让许多选民愤怒、焦虑和疑虑的竞选后,致力于消弭社会分裂。”

美国、法国和香港,都是崇尚民主的国家和地区,当候选人在选举落幕后的第一场演说,不约而同地提及“社会分裂”,且誓言将以整合人民为己任,换言之,美国、法国和香港的人民,目前正处于“不团结”的状态中。

讽刺的是,导致“社会分裂”的,恰恰是这3个国家和地区所实行的民主制度。因为民主,人民拥有极大的言论自由,因为民主,人民享有许多国家所不容许的示威权利,这些都是制造社会分裂的元素。

美国、法国和香港的社会分裂,因素不一而足。美国人对移民政策看法各异,法国有脱欧之争,而香港则存在选举制度,乃至“港独”争议,这些都是撕裂社会的元素,但追根究底,要是一个国家或区域的经济蓬勃发展,人人安居乐业,问题再大也总有解决方案。

相反地,一旦民主制度下的言论自由和示威权利,被放在人民的民主意识还“不达标”,加上经济捉襟见肘的国家,则其所带来的社会分裂,肯定将对相关国家的发展造成严重伤害。

确切地说,“民主”二字存有层次之分,在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下,民主进程必须按部就班,切忌操之过急;虽说民主是国家进步发展的基石,但硬将先进国家的民主方式塞到发展中国家或落后国家,恐将适得其反。

2010年12月,突尼斯吹起了“茉莉花革命”的号角,“民主”似乎一时间降临阿拉伯世界,可惜强求的民主很快成为了幻觉,中东人民对民主的向往也变成泡影,“阿拉伯之春”终究经不起考验,到头来落得草草落幕,今时今日民不聊生的下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