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操弄极端主义/陈绍谦

根据《西南政法大学学报》,极端主义具有两种共同特征:第一:价值理念的极端性,也就是极端主义中“有你无我,有我无你”、“你死我活”的绝对排他性观念;第二:行为手段的极端性,也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种族极端,就是诉诸种族的极端主义;宗教极端,就是诉诸宗教的极端主义。其实,无论种族还是宗教极端都对社会安宁带来巨大破坏。

然而,我们必须从两种对安宁的破坏出发,一:惨烈的破坏,直接冲击生命,连生存都成问题;二:对于日常生活的冲击,我们平民百姓的安宁很大程度体现于日常生活中。

我们往往不敢质疑宗教神明的权威性,因此普遍相信宗教极端对社会安宁带来更大伤害。但是,由于种族身分与生俱来,宗教身分不必然,种族极端分子更容易寻找对立性,因此我们也不能小觑种族极端所造成的伤害。

种族极端是以自己的种族身分,针对另一种种族身分的人。而宗教极端,是以自身的宗教,针对另一种宗教身分的人。但是种族身分源于基因和血统,完全不能改变;但是宗教身分可有可无,甚至可动摇,可改变。

因此,两套极端的思维体系可能都很牢固,但是宗教的动摇空间相对存在。而对于平民百姓来说,只要不再具有宗教极端分子所针对的那个宗教身分,宗教极端分子就无法找到对立点。

种族极端易找对立点

但是,种族极端所针对的种族身分不可能动摇或改变,对立点完全无法移除,因此种族极端更能在社会中找到对立点,进行惨烈的破坏。

卢旺达大屠杀,史上最恐怖的种族清洗之一,胡图族在10天屠杀100万图西族。

海地大屠杀,史上其中一个种族灭绝事件,海地的雅克族屠杀法国克里奥尔人,一夜间海地近乎没有一户白人家庭。

种族极端在社会中更容易找到对立点,平民百姓绝对不可能摆脱被针对的种族身分;反之可能摆脱被针对的宗教身分,因此种族极端的对立性也相当大,冲突点多,我们在积极防范宗教极端时,不能只纯粹相信种族极端必然只是政治操弄的结果,它其实有一定的存在基础。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