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资本齐拼高生产率

马经济转型与安邦智库(系列)

文:许晓菁

传统上,当提到生产力,会联想到个人、企业的劳动力。

在现今时代,生产力也包括个人或企业的创造力、服务素质、研究与发展,还有人类研发的人工智能。能大大提升附加价,让价值链攀升,把生产力推动到更高境界。

在宏观经济中,有一个重要概念,那就是“全要素生产率”(TFP),是政府制定长期可持续增长政策的重要依据。透过各种分析与比较,可以确定经济政策是应以增加总需求为主,还是应以调整经济结构、促进技术进步为主。

全要素生产率的来源,包括技术知识、进步、创新、专业等。所以,鉴定一个国家的生产率,我们要看的是全要素生产率增长,即技术进步,包括知识、教育、技术培训、规模经济、组织管理等方面的改善。

要有效提升生产率,让国家经济成长,不单单是给予低收入或低产能单位物资或利益提拔,而是全面开发人力资源的效率,带来最大的产能,最终贡献于经济增长。

严格来说,生产率若能这样提升的话,即便维持同样的劳动力人数规模和资本,也可以带来经济持续成长,这就是有素质的生产力。如果双管齐下,国家劳动力人口持续增长,而全要素生产率也同样增长,那么,国家产能效率将可持续稳定成长。

根据大马生产力机构(MPC)的2015/16年度大马生产率报告书,在2000年至2015年之间,新加坡、中国、韩国和台湾的产能都比大马高。主要是因为这些国家的全要素生产率(TFP)都高。

虽然大马有多项大型设施发展,经济成长也稳定,但是,从内容来看,员工的生产素质、高端科技、先进知识、高效方案,才是方方面面提升产能的,这些就是“全要素生产率”。除了提升产能,也能提升全民生活素质,推动大马走向先进国。

此外,除了全素质生产率,大马的的资本密集度(capital intensity)投资,也是影响2015年我国生产率的因素之一。

资本密集,意思是固定资产对比员工人数。以公司的固定资产除以员工人数后,得到的分数越高,就属于高度资本密集,反之,则属于劳工密集。

高科技配合有效管理

投资在高附加值、高科技、机械、知识密集型、技术密集型等资产的行业,能够带来更高的生产力。它显示了每位员工的资本改善程度,这个状况在第九大马计划期间尤为显著。

所以,决定劳工生产力的要素有二,即全要素生产率(TFP),以及资本密集度。TFP带来科技动力,而资本密集则指如何善用资本。单单投资在资本,并不会反映出高产能,而是需要有效的管理、工作程序、先进科技,加上熟练劳动力。两种要素越高,越有条件创造更高的劳动生产率。

数据显示,若我国各经济领域要持续往高价值发展,全要素生产率非常重要。2006年至2015年,我国几乎全部经济领域(除了农业)都是以全要素生产率为导向。尤其是建筑业,因国内大型工程发展,发展工程采用现代化系统,例如绿色建筑指数(GBI),工业建筑系统(IBS)和建筑资讯模型(BIM)皆加强了建筑业的表现。

科技工艺推高服务价值链

服务业,是我们要成为先进国的过程中,必须加强发展的一个大领域。

服务业一向以来都是劳动生产为导向。若能更大程度地运用科技与工艺,加强营运操作系统,并融合现代化的服务标准,例如素质、速度、诚信和客户满意度。相互推动下,能把服务业推高到更高的价值链,逐步加强效率,最终推动生产率和经济成长。

此外,贸易自由化,市场开放,能够为我们的服务业带来科技转移的好处。

涉略广泛的服务领域,若能融会国内外的新技术,可以获得更多元、更高素质和低成本的营运。

很多服务业次领域若能善用科技与工艺资讯,并着重提升职员在这方面的应用能力,可以有效地提升原有的业务,例如技术测试、数据分析、客服、咨询服务、分析中心等等。

另外,资本密集度对主要经济的影响不可忽视。

农业导向高价值下游

2006年至2015年,基本上除了制造业,我国所有领域都因资本密集度成长而受益。例如农业,第十大马计划时期的资本密集度成长达3%,主要是因为机械化所致。政府也积极将农业导向高价值的下游活动,采用现代化农业科技。

因此,TFP是提高劳动生产率的主要因素,涵盖了资本和劳动力两方面的注入。资本注入方面,又分为科技工艺资讯(ICT)和ICT类型。ICT相关的注入包括高附加值商品和服务。而劳动力注入,则要从质和量来看。

报告也发现,劳动力的素质成长速度(0.2%),比不上劳动力的人数成长速度(0.8%),显示我国需要更大程度提升劳动力素质,以更有效地贡献国家经济成长。劳动力素质成长,意味着他们的技术和教育水平的成长。

企业生产落后经商效率

在第十大马计划中,全素质生产率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达20.9%,这是产能导向的成长策略。

资本注入贡献高达56.9%,只要是因为投资在发展非ICT(63%)以及ICT资产(36%)。在过去10年(2006至2015年),全要素生产率对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达24.7%,是过去多年,国家经济成长的要素之一。

根据2011年至2015年的环球创新指数(GII),大马的ICT渗透于应用率,以及政府推出的网络服务和电子用户,都有所进步,但仍需要再加强渗透,以赶上先进国水平。

跟各国比较,我国的全要素生产率在2011至2014年获得0.7%增长,相比中国和泰国,仍旗鼓相当,而且高于美国、加拿大、新加坡和澳洲。主要是一些先进国受到那几年间的环球经济影响,生产减少,导致需求和生产放缓。

三大方向改善

虽然全要素生产率仍需加强,以赶上先进国行列。但是,在效率方面我们却不弱。2011年至2015年间,大马在“世界竞争力年鉴(WCY)”里的“经商效率排行榜”中一直名列前十名,甚至高于新加坡、韩国和台湾的经商效率排行;不过在生产力方面,这些国家的排行却比我国高,大马的生产力位列世界38名。

这显示,我国的经商效率和企业生产率之间,存在着一定的距离。在这方面,企业需要善用人力资源,并融合的政府支持与辅助,来加强产品和服务的产能,例如加强员工的培训、现代化知识运用等等。

从企业效率、员工质量、政府策略,三大方向着手,则能全民提升全要素生产率以及资本密集度,让国家生产率和经济成长有素质地增长。

最新报道

侨丰地产打造宜居环境
Iringan Bayu安全又环保
爱狗人大增带动市场
宠物店生意旺
新春“房事”马虎不得!
胡润百富至尚优品奖
M101获亚洲杰出新秀奖
努沙再也门户TOD地段规划赛
UEM阳光公布Atkins得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