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击非法集资还等什么?/刘永山

各主流媒体以醒目标题和版位刊登两则新闻——一:JJPTR创办人李宗圣通过与《南洋商报》的独家专访,通过媒体交代;二:各执法单位主管如总检察长阿班迪及警察总长卡立的言论,即他们将采取行动调查JJPTR及其他非法集资活动公司和主管。

涉案者能够通过媒体亲身露面交代,加上有关当局的积极回应固然让人欣慰,但恐怕这已无法让当局在第一时间收集重要证据。

如果缺乏重要证据,加上当局没有针对性的法令对付非法集资活动,可能在举证方面面对不足而无法把涉案者绳之于法。

这一切可归咎于当局当初采取要理不理的态度对付非法集资活动,导致当局无法先发制人,在涉案者措手不及下收集重要证据。尤其是部分非法集资活动是以现金交易,因此没有留下金钱痕迹。当局如果要在法庭举证控告涉案者,肯定面对一定程度的困难。

其实,国际银行在今年2月24号就已经更新警惕名单。国家银行在发布最新名单后,还有什么后续行动?国家银行是否有进一步调查,要求该公司管理层、股东甚至是董事部成员交代公司的商业运作等?

质疑国行采取措施

知道部分非法集资公司如JJPTR宣布崩盘后,坊间和媒体一度报道损失超过数以亿计。现在更传闻当事者及部分款项已通过地下钱庄私运出国。

如果消息属真,势必对我国的金融体系和货币稳定造成不可磨灭的破坏。请问国家银行将会采取什么措施?

其他执法机构如贸消部、皇家警察商业罪案调查组、证券委员会、公司委员会、多媒体委员会、内陆税收局、报穷局等等更是责无旁贷。例如部分国家银行警惕名单中榜上有名的公司涉及直销行业,请问这些公司是否获得贸消部颁发的直销执照?如果没有,贸消部是否立即采取相关执法行动对付他们?

警察部队是否真的必须等受害者上门报案才可调查?还是警察可援引刑事法典第415条文——欺诈,来调查相关公司或人士?这些公司是否有涉及黑帮活动,协助他们洗黑钱?难道警察本身也不能针对所获得消息立即报案调查?

公司委员会是否有详细调查这些公司,到底是否有遵照公司法令进行合法的商业活动?到底这些公司是否有遵照公司法令,每年呈交公司报告给公司委员会?

由于这些公司都是通过网络和手机群聊运作,甚至设立网站让会员登入输入相关资料,请问多媒体委员会是否有调查这些公司网站是否有违反多媒体通讯法令?会员们通过网站输入个人资料,该法令是否能提供相关保护,确保他们的私人资料不会被不法之徒盗用?

倘若有赚钱这些公司每年有盈余,或其主管每年获取高薪收入,内陆税收局是否曾经调查他们可有如期缴付所得税和消费税?报穷局和警察是否有调查这些主管有否犯罪记录或已被判入穷籍?

名单公布60天才行动

JJPTR从传出崩盘到现在已经超过一个星期,若无议员和媒体每天向当局施压,当局到今天可能还是得过且过。问题在于,当局现在才开始采取龟速行动调查非法集资活动,是否已经太迟?

必须强调的是,国家银行早已在今年2月24号更新最新警惕名单。如果这份名单公布迄今,国家银行现在才调查这些公司,意即国家银行前后必须花上超过60天才行动,可谓后知后觉。

所谓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相关涉案者是否已度过险境,才敢面对媒体采访呢?为何第一次面对媒体就表示还要投资者继续投资,以便能在四五年内获取足够资金退还给投资者呢?

这些问题,只有执法者才能回答,惟前提是必须先发制人!

(作者为甘榜东姑区州议员)

刘永山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