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缘政治vs族群政治/章龙炎

一提到地缘政治(geo-politics),很多人首先联想到这牵涉“国际大事”。事实并非如此。国内也有地缘政治,而且我们经常“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谈。谈东马,西马人往往要不是雾里看花,就是“不关我事”。

即使经过2008年与2013年全国大选后,东马两州“后市看起”,扮演了国阵保住政权的堡垒角色,这种认知落差的情况并没有什么改善。

去年5月举行的砂州议会选举,国会反对党,特别是民主行动党只赢得7席,比前一届的12席少了5席,这对行动党是个打击。要是保持原来的席位或者表现更好,他们就准备大事宣传“乌巴旋风,在砂拉越吹起了,你们还在等什么呢?”

事与愿违,该党的粉丝不敢面对砂州选民,特别是华人选民不再对行动党那么痴迷,“发烂渣”出言不逊,试图把他们描绘为“低人一等”是显而易见的。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他们不知道地缘政治在“搞鬼”。

地缘政治“后市看好”

或者,使用地缘这个字眼可能太学术,比较通俗应该是地区或区域或者“本土”。

地缘,不仅仅是地理位置及其热带雨林等自然坏境,还有“人文环境”——也就是有关地区的历史、族群结构,还有法律上的地位等等。

东马两个州,是在1963年加入(东马人选择使用“参组”),多年来受到“不平等对待”。

但是,随着咱们华人跨越地域,突出族群政治,在2008年及2013年全国大选要“改朝换代”,反而让东马两州的地缘政治价值“水涨船高”,对全国政治甚至马来西亚在国际关系里有更显著的影响。

沙巴州的阿尼法阿曼受委为外交部部长就是一例。现在,还传出国阵应该委个东马人当第二副首相的呼声。

过去几年,我们也听到不少东马子民的本土诉求,要拿回《马来西亚协议》里应享有的权益。更重要的是,他们要超越党派捍卫州的权益。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地缘政治的地位,还是“后市看好”;族群政治,特别是华人的族群政治地位,一跌再跌。

对东马华人而言,族群政治地位的下跌,还有地缘政治可作为依托。西马华人就只能自哀自怨,当然不会扪心自问路向何方!

半岛华人自毁政治筹码

是的,东马不会放弃保持四分之一的国会议席(目前有56个,不包括纳闽联邦直辖区)的权益,不会接受什么一人一票,票票等值、选区之间的选民人数相差不可高于15%等的“理想”。

假如有选择,为理想(或者为了因为以前种种的“不公平对待)而牺牲自己的利益是东马人所不为的事。

反观半岛的华人,还是可以为理想(同样为了种种不公平对待还是某政党的“理想”),以鸡蛋碰石头的”神打”幻想,自我摧毁本身政治筹码。

搞地缘政治,东马人至少还有大片“腹地”,本钱够;咱们西马华人搞族群政治,越搞越糟糕,居然选择听信火箭超越种族、铲除贪污的连篇鬼话,几乎全部豁出去,不给自己留个下台阶。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