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趋软推动令吉反弹/白文春

法国即将于5月7日举行的总统选举,马克龙及勒庞将一决高下,而普遍预期,亲欧的马克龙胜算较高。

这激励欧元大涨,也相应的拉低了美元。与此同时,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经济扩张政策遭遇挫折,落实各项竞选宣言时却屡次受阻下,投资者对特朗普的期望已大为降低,而美元也因此面临更大下调压力。

结果,自去年12月以来,美元兑各主要货币汇率下跌了约3%。

美元的疲软也导致本区域各国货币相应扬升。

美元的疲软也导致本区域各国货币相应扬升。

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正是我们的马币。令吉兑美元汇率去年最低写下4.49后,于上月25日大幅回升至4.36,前后扬升约3%。

其实,令吉回升并非什么重大惊喜。我曾在本栏指出,随着市场已消化美国3月升息的因素,令吉将会获得良好扶持。

特朗普无法顺利推行多项政策,令市场大失所望,拖累了美元下跌,也进一步助长了令吉的涨势。

然而,令吉进一步上涨的空间预料有限,因为美国联邦储备局或将在6月14日的下一次会议上进一步升息,除非美国经济今年首季增长率大幅放缓,促使美联储放慢进一步升息的行动。

目前,市场仍普遍预期,美联储将在下一次会议中宣布再加息0.25%,将美国基准利率推高至1.25%。

因此,我相信随着美联储6月份会议跫音日近,市场将重燃美国短期内再升息的预期。

不仅如此,市场还预期,若接下来美国的经济数据依然亮丽,美联储还会在9月或12月的会议中再次升息0.25%。

国行升息空间不大

回头看大马,我相信,基于国内需求不强,国家银行升息的空间不大。

尽管3月消费者物价指数(俗称通胀率)于今年3月按年增长5.1%,创下8年新高,但这主要燃油价格调涨后,物价普遍上扬的成本因素推高。

因此,国行不太可能收紧货币政策来抑制物价上涨压力。

整体上,国行隔夜政策利率今年内预计将企稳于现有的3%水平。

这显示,大马与美国债券殖利率的差距预料将进一步扩大,促使大马债券对外资吸引力欠缺,这也将进一步削减外资在我国固定收入投资工具的投资部位,而这将预料导致令吉面对一些下调压力。

外资于今年3月加速抛售大马固定收入投资工具。今年首两个月,外资沽售总额40亿及70亿令吉的大马固定收入投资,但到了3月,数额大增至260亿令吉。

债券届满令吉承压

外资持有的大马政府债券届满,是外资大举出货的主因之一。今年首季,有一批总额约220亿令吉的大马政府债券到期,其中部分是由外资持有。

此外,国行数据显示,今年8月至11月期间,将有另一批总额约480亿令吉的政府债券将会到期。

尽管我并不确定,这批债券有多少金额是外资持有,以及他们会否在债券届满时悉数出货,但肯定会让令吉面对更大下跌压力。

回溯过去几年,有两大事件导致外资大举抛售我国固定收入投资。

第一次是国际金融海啸期间,外资在大马固定收入投资的持有比重于2008年4月至2009年3月的短短一年内剧减 67% 或840亿令吉。

第二次是全球经济逐步复苏之际,美国开始手缓量化宽松及重新升息,外资于2014年7月至15年8月的13个月内,削减大马固定收入投资23%或590亿令吉。

这一次,由于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及美联储今年3月升息,外资于去年8月至今年3月的短短8个月内出货28%或690亿令吉。

由于特朗普落实政策上屡次遇挫令市场失望,加上美元转弱,未来数月外资料将继续抛售大马债券,但卖压及数额料将较小。

不过,由于上述提及的今年8月至11月另一批大马债券届满,届时外资在今年第三季末至末季季初期间再次大举抛售大马债券,令吉料将再次受压。

无论如何,我不认为,届时令吉面临的卖压不会犹如去年杪般严重。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