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化应保持稳健发展/谢祥锦 

作为一个八字辈的马来西亚人,在八十年代的时候我并未到过中国;小时候对中国的印象,来自于父亲收集的那些七、八十年代《人民画报》的照片,而照片里的中国城市,看起来还是相当朴素。

到了2017年的今日,中国在过去三十多年来经历了巨大的变化;中国的城市当然也不再是我印象中那些画报照片里的城市了。

在不到半个世纪里,中国已经从一个相对封闭、贫穷的国家,到积极参与全球化、在世界经济扮演着重要角色的国家,也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段时期里这个国家的变化速度之快,令人感到惊讶。

在过去,有两个重要的因素决定了中国的经济增长,即人口红利和大量投资。但是,由于生育持续保持较低水平,以及老龄化速度加快,中国15至64岁劳动年龄人口的比重,自2002年以来首次出现下降,这表示人口红利因素正在消失。

至于靠大量的投资拉动经济则出现了负面效应,而且回报递减;分析更指出,中国有可能面临一些系统性风险。

中国政府一直强调用城市化推动经济增长,而这也确实推动了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

控制发展速度

在国企近几十年来的时间里,中国参与了全球化,也开启了城市化,而人口红利以及城市化更是让中国经济高速增长高飞的双翼。

中国政府一直强调用城市化推动经济增长,而这也确实推动了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不过,中国最大的独立智库安邦智库(Anbound)指出,中国的城市化过于快速;发达国家经历了六、七十年甚至近百年的城市化进程,中国却不到三十年就经过了,当中的速度之快可说真是震惊了全世界。

伴随着这样的高度城市化,对能源供给要求与负荷也有相当大的影响。

安邦智库的学者指出,这样的“造成运动”带来了规模颇为惊人的资本,而城市化带来的资本过剩将制造出大量的泡沫,推动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的产生;在危机修复之后,城市化浪潮又成为了人们追求的目标,这一循环过程一直上演。

安邦智库首席研究员陈功曾经指出:“中国的一切关键问题,核心是速度问题,控制速度本身就是改革。”

而事实也确实是如此,任何国家在高度城市化之下,种种问题如政府债务和企业债务增长、环境恶化和生态破坏、能源消耗、区域差异与城乡差异,同样地也将以高速增长。

当中国经济不能以高速城市化来推动、当人口红利因为老龄化和成本上升而消退时,让中国经济发展必须回归到一种稳健发展的轨道上来。

建立分担机制

安邦智库认为,城市化与发展速度问题,是导致中国经济问题的关键因素,而理解城市化与速度问题,才有可能使得今后的政策保持理性。

而马来西亚也面对着自身的城市化问题。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马来西亚是亚洲最为城市化的国家之一。

根据第11大马计划,马来西亚的人口预计在2020年将达到3240万,并在2030年达到3600万,而在2020年的城市化率预料将达到75%。

马来西亚的城市化发展也应该以稳健为主,而并非是采取过于快速、过度拥挤的模式。

马来西亚新城镇化的推行,同样地也以稳健为主,即在交通建设与城市规划上的创新、建立城市群成本共担和利益共享机制;与此同时,应该避免城市化所造成的单一城市过于拥塞,而分散城市功能、加强不同城镇之间的互动,提升城镇均匀发展,是马来西亚所应该注重的。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email protected]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