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胶”/李文杰

返马处理家事,在车上收听某著名中文电台的节目时,某个游戏类的益智节目宣传广告的用词引起笔者的好奇心。

该节目要求听众在指定时间内准确回答所有问题就可赢取奖金;其广告内容并无大碍,但最后撷取一位观众以粤语说出“甘胶难”(意即“这么难”)的用词,让笔者颇为震惊。

笔者不是广东人,也不是研究语言学的专家,粤语程度只属市井小民程度,然而在香港生活这几年,对于“粗口”也略懂一二。该听众的用词——“胶”,据笔者的记忆所及,在某些香港人的定义中应为粗口。为证实这说法,于是上网作简单的搜寻。

根据香港网络大典的解释“胶”为“鸠”的谐音,而“鸠”即为五大粗口之一。

“鸠”是男性生殖器的名词,因部分人避忌这个粗口用词,因此在网络与口语中用发音相近的“胶”来取代。

电台应为内容把关

其实,“胶”字在香港社会颇常出现,成为网络与年轻人的“潮语”。在政治上,人们以“左胶”来形容左派思想的中坚分子;在生活上,用“硬胶”来形容愚蠢的人。这些名词中,“胶”都具有不雅与耻笑的成分,都为粗口的替代词。

这些名词在香港社会接受的程度颇高,甚至成为专有名词,常见于部分流行媒体中。然而,据笔者观察,大部分香港人对于“胶”仍颇为避忌,鲜少在公开的场合上畅所欲言地使用。

语言的诠释随时代而演化,粗口也可以变成“潮语”,这是必须尊重的现代文化;然而,电台为大众传播媒介,其社会影响力不言而喻,因此对选词用字必须更加戒慎。在对这些词语的演化缺乏认识之下,该听众应认为那是一般的语助词进而脱口而出,是可被谅解的;然而,电台有责任为其内容把关,把粗口当成有趣的内容在其广告中不断播放,笔者认为这种做法值得商榷。

或许对某些人而言,笔者未免太大惊小怪,然而对于港澳旅客而言,可能会惊讶我国的电台竟然允许如此公然播放粗口,进而留下负面印象。

笔者呼吁电台即时删除该段内容,并在未来做好把关工作,发挥大众传媒的专业,避免重蹈覆辙播放这种具有争议性的用词。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