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群政治难冲破藩篱/李慧易

从印尼首都雅加达省长锺万学的败选,来检视一下大马的族群政治,不管在印尼或大马,往往在选举的当下,关键的问题不在于对手是谁?有多强?还是学历有多高?往往扳倒自己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族群与宗教。

印尼首都雅加达省长的二轮选举于数天前举行,根据当地多家媒体的开票统计,现任的华裔省长锺万学(“Ahok” Basuki Tjahaja Purnama)败选。据报道,锺是败给了族群政治,亦是此次选举备受关注的原因之一,即身为印尼首都特区,雅加达省长的选举不仅测验印尼政治的包容度,更被视为2019年总统大选的前哨战,深具指标意义。

目前民众支持率仍在高点的印尼总统佐科威(Joko Widodo),在心腹大将败选后,能否继续维持现在的执政优势?毕竟随着锺的败阵,或多或少给了印尼政治一个新的启示,同时在选后,印尼法院会如何审理锺万学的旧案,也让外界深感好奇。

国家沉沦

同样的,不管是大马或者印尼,面对的即是族群与宗教。虽说,宗教或者族群无分贵贱,可是往往就被政治绑架。其实,笔者最鸡皮疙瘩的是听到有人说,“作为多元族群的大马或者多元宗教的大马……。”

记得在念研究所的时候,在上中国研究的一门课,教授提到,如果一个国家一直在提起、不断的提起多元、提到各种族和谐等等之类的广泛得来非常狭义的说词,即暗喻着这种强调有什么,其实就是最缺什么。

举例说,如果一个人在私人飞机上,不自拍、不拍飞机上的自己,那才是真正的富裕。真正富有的人怎么会一直告诉别人他/她多有钱,是同一个道理。

到头来,政治还是会到了族群与宗教,一个政党的沉沦是小事,若是一个国家在持续沉沦才是大浩劫。这也是笔者忧心之所在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