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影游戏/每天青春不完

_X6A7999.JPG《还有机会说再见·Before I Fall》

《还有机会说再见·Before I Fall》有点像《偷天情缘·Groundhog Day》,不过差太多了。

《偷天情缘》是说一名天气报告员,去到一个小镇采访土拨鼠日,结果这一天每一日重复,他到不了“明天”(有人“统计”主角经历了三十多年的同一天)。从起先的震惊,到后来他重新找回人生的意义,幽默得来富人生启示。这部电影虽然说不上影史经典,却是足以令人再三回味的名片。

《还有机会说再见》恐怕看完就忘了。

这个故事是说一名中学生,过完了一天之后,她车祸而亡。但这一天不断的重复,她后来学懂怎样避免车祸,但另一个人因此丧生。她一方面重拾对亲人的爱(不像一般中学生那样漫不经意了),另一方面要找寻事实的真相。为什么一定会有一个人死?不是她死,就是另一名被(也就是女主角与她的死党)霸凌的女学生。

需要逻辑支撑

就算是幻想电影,也需要逻辑的支撑。像《偷天情缘》,幻想部分是“每一天重复”而已。逻辑上是行得通的。因为三十多年每一天的重复,主角可以学得弹钢琴,可以冰雕女主角的塑像出来。《还有机会说再见》里对亲朋戚友“多爱一点”情有可原,合乎常理。意外的发生是因为霸凌,也可以接受这种“因果”关系,但电影的结局,未免小题大作。也就是中学生的思想道德水平。

换个方向来看,这不过是另一部校园电影。难得的只不过是把爱情故事摆在一边,无可无不可(否则女主角也不会选择那样的结局了)。电影的主要内容,还是中学生们的告白,女同志的、霸凌的、父母离婚的、暗恋者的。

也许因为是拍/写给中学生看的,所以思路也十分“学生”,也就是不够成熟。被霸凌的原因是为在露营时的失禁?女同志换一双鞋就换一种心情了?女主角的妹妹是有什么毛病?后来她要妹妹“保持信心”(是最便捷易使的好莱坞励志手法),戏里或许说了一些人生道理,小心翼翼地,仿佛只是说给中学生听,肤浅不止,多少有点无聊。

青春片是柔伊杜琪强项

饰演中学生的主角柔伊杜琪(Zoey Deutch)今年23岁,荷丝顿赛吉(Halston Sage) 24岁。前者在《恼爸偏头痛·Why Him》(这部她演得比较好)已经是大学生待嫁女儿,也主演过《吸血鬼学院·Vampire Academy》面容可爱,相信青春片仍然是她的强项。她比较好的电影(不是她的缘故)是写实拳拳到肉的另类青春校园片《我们的轻狂年代·Everybody Wants Some!》,可惜本地没上映。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