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问题不再是立即困扰/邵宗海

全球瞩目的“习特会”,中美双方代表团于2017年4月7日上午10时(美国时间)展开第二轮会谈;在会谈时间只有85分钟之后,习近平和特朗普两人就亲自向群集在白宫的记者表达了对这次会谈的看法,两位领袖一致强调中美合作。 

首先,特朗普表示,他觉得取得了真正的进展,中美发展出了一个杰出的关系;习近平接着表示,此次在佛州与特朗普举行的会议非常独特,对中美未来关系发展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特朗普并通过通译刻意表示:“我百分之百同意,主席先生。”

具体讨论事项的结论没有特别提及,而会后的谈话与官媒新闻都未提及一中与台湾等议题,双方在会后也没有发表联合声明;唯一例外是,特朗普已接受习近平邀请,将在今年访问中国大陆,继续讨论中美关系良性发展的后续效应。

不过,中国外交部网站则是非常快速的提供了习特两人会谈中的北京看法,提到习近平曾强调,“中美两国关系好,不仅对两国和两国人民有利,对世界也有利。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

习近平也指出,“合作是中美两国唯一正确的选择,我们两国完全能够成为很好的合作伙伴。要充分用好新建立的外交安全对话、全面经济对话、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社会和人文对话4个高级别对话合作机制”。这正是反映出北京企图建立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基本架构的构想。

建立中美新型大国关系

但另外说起来,“习特会”好像没有提到美方有再强调“一中政策”,或者是说中方最关注的“台湾问题”;台湾媒体甚至引用新华社的报道,来说明连陆媒发布的新闻稿都没提及台湾。事实上,包括朝鲜问题、南海问题、中美贸易与汇率看法不同等美方关心的议题,当然也包括“一中政策”与“军售台湾”中方关心的问题都有被讨论到,只是双方一定有存在某种程度的默契,没有特别细节提出。这有三个理由来说明:

第一.习特两人都同意“中美发展出了一个杰出的关系”,而且“习特会”对中美未来关系发展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这就是中方所说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基本架构的构想。在这个架构下,连特朗普都说“我们期待未来更常聚在一起,而且我相信很多潜在的糟糕问题将会消失”。

实际上,特朗普这段话也反映了有些敏感问题,或许习特两人未见有立即的共识,但乐观在未来可见到具体的结果。当然,这更是特朗普答应回访北京的最大动力。

第二.其实早在“习特会”举行之前,北京与华府已放出习特两人不会在会后释放议题讨论的细节。《人民日报》海外版3月31日发表评论员文章曾指出,中美关系正处于过渡期的关键时刻,这是一次两国元首面对面的战略沟通,不是一次就某个具体问题的事务性谈判,但有望为中美关系注入更多的确定性。而白宫国安会亚洲资深主任博明(Matt Pottinger)更在4月4日说明会上强调此次峰会是建立架构,而非不切实际地想要解决所有问题。

第三.美方“一中政策”在今年2月9日晚特朗普与习近平通了电话后,通过白宫发布的声明是说,在习主席的要求下,华府会尊重“一中”政策;接着到了3月18日国务卿提勒森访问北京与王毅会谈时又再说:“美方愿同中方一道,按照特朗普总统同习近平主席达成的共识,坚持一个中国的政策。本着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从长远拓展更加富有成果的美中关系”。在这次“习特会”举行之前,白宫与国务院更是不寻常的几度强调美国的一中政策,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博明的说法。他说:面对台湾议题,白宫方面称峰会不会偏离一中政策的意外(surprising deviation),就像特朗普再度确认的,他会恪守基于美中三个联合公报及台湾关系法的“我们的一个中国政策”(our One China policy)。

如果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可以建立,而美方的“一中政策”已确立,加上特朗普允诺今年访华,对北京来说,台湾问题应该不再是要求华府马上一力斩断的课题。 

(作者为武汉华中师范大学特聘教授、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创中心学术委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