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电影诗人阿巴斯

伊朗导演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Abbas Kiarostami)

蒋勋说过:“一天有24小时这么漫长,我们能不能留18分钟给一首诗?”;伊朗导演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Abbas Kiarostami)的每一部电影,都是一本诗集,每一个镜头都是为了成就一首首诗而诞生。

然而,不幸的是,这名一生都在灌溉诗之花的电影大师,去年突然病逝了。他匆匆离去,就像其电影中那些骤然而逝的诗意镜头,即短暂又充满伤感。

留下弥足珍贵遗产

阿巴斯把大半生献给了美丽的祖国——伊朗,用故事和镜头记录社会和人性,那些即纯朴又特别的作品,不仅影响该国一代的电影人,也给世界影坛留下弥足珍贵的遗产。

生活中无处不是诗,只是我们是否发现它的存在,并与他打声招呼。阿巴斯的电影生涯从为儿童拍摄短片开始,再从黑白进入彩色,无论时代如何转变,器材再先进,故事是长是短,他作品里诗的本质一直都在。

在早期的短片《面包与小巷》中,阿巴斯通过一名放学后独自走路回家的男孩与流浪狗的相遇,带出童年的快乐无忧与渴望关系的故事,是一首有着淡淡忧伤的童诗;另一部短片《合唱团》,最后的“大合唱”与老人微笑的镜头,是缪斯女神送给午后捎来的一杯甜茶。

找到迷失的童真

《何处是我朋友的家》借着误把同学的作业簿带回家,最后决定物归原主而踏上寻友家之路的小男孩阿玛,拍成一首扣人心弦的魔幻诗。阿玛追随骑驴人赶路,穿山过镇,处处碰钉,只为了找寻找同学的家,还他作业簿。电影里的山中树、Z字型山路、逐渐消失中的伊朗传统窗户雕刻手艺的图案,夜临前倒影在墙上,如梦如幻,以及夹在作业簿里的小花,都是诗句中动人的魔术时刻。最后阿玛并没有找到同学的家,但观众却仿佛找到了的迷失的童真。

花代表不同意义

《特写》、《橄榄树下的情人》、《随风而逝》和《樱桃的滋味》里更是诗踪处处。花是诗的代言人,在《特写》和《橄榄树下的情人》中各自出现的花,也代表不同的意义。花在前者中是宽恕也是致敬,向电影致敬;但在后者中,花却是甜蜜的象征,也是戏中戏里的道具。

《橄榄树下的情人》最后的求爱长镜头,把人浓缩成两个小白点,在无边无际的橄榄树林中奔跑、俘获、最后掉头……恋爱的甜蜜过程,皆尽在不言中。

在商业片当道的速食年代,感谢阿巴斯为电影保留最后的童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