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PTN陷瓶颈急待补仓/南洋社论

就在高级教育文凭成绩优异生积极申请进入政府大学之时,忽地传来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PTPTN)急盼政府注资的消息。

此情此刻,学生情何以堪,尤其是贫穷学生必然七上八下,忧虑死了。

这个年代,上大学不是说成绩好就可以,没钱万万不行。于是,PTPTN成了贫穷学子的最后一线希望,如今当局传来缺钱恶耗,晴天霹雳之余,怎不吓坏宝宝了。

自从政府喊穷,减少奖励学生出国深造以来,特优生已是关上了留洋的一扇门、一个梦想;如今PTPTN大喊钱不够用,学生期待的大学贷学金必然捉襟见肘。

PTPTN说,收回的借贷不足,加上协助承担高达12.6亿令吉的一等荣誉学位免偿还学费金额,要是政府再不注资,恐怕将难以持续经营。

政府会否注资,是否能弥补所需,备受关注;以教育部去年答应给华校的5000万令吉拨款一拖再拖,明年度财政预算案给予华校的拨款严重减少,拨款日期还待敲定等等情况来看,局势并不乐观。

9月,大学新学年近在眉睫,对目前正埋头苦思,如何选择大学与科系的莘莘学子,必然构成无形压力,打击信心;毕竟不同科系的学费与开销各有不同,申请不到贷款或数额不足,未来的大学生涯肯定难过,更甭说快乐学习了。

截至2017年2月28日,全国有4万2425名贷款者考获一等荣誉学位,免偿还金额高达12亿6000万令吉。

若政府注资不来,或不达标,将出现两种情况,一是减少获贷学生人数;二是为确保申请者都获得贷款,而减少贷款的数目。无论任何一个方案都非良策,只有全数填补差额12.6亿,才能解除学生与PTPTN持续经营的忧虑。

众所周知,学生所获贷学金数额逐年减少,学生够学费不够生活费的流言,时有所闻。

国家教授理事会总执行长拉杜安提出三项需要正视的问题,一.无法确保贷款者还钱;二.考获一等荣誉学位的学生人数众多;三.贷款者摊还时给予10%至15%折扣,是当局不敷12.6亿令吉的主因。

他说,以往一般贷款者来自欠缺经济能力的家庭,如今大部分贷款者却来自有能力的家庭,这已经乖离宗旨。

“除非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获政府注资,承担豁免一等荣誉毕业学位学生偿还学费,否则难以持续经营。”

显然,政府打错了算盘,给予一次过摊还者10%至15%折扣,以刺激还贷效率,另一方面却也让富有学子有机可乘,走漏洞贪享10%至15%折扣而申请大学贷学金。

当中或许有贪婪者,却也不排除因生活费高涨,中产阶级也得靠贷学金深造的事实,尤其是出国与私立大专所费不赀。

一个实际点的问题是,具一级文凭潜能的学生,要不申请大学贷学金,将来又何以获得一等荣誉学位免偿还贷学金的奖励?

政府在确保追讨贷学金之同时,必须拟定一套完整、实际、合乎现实情况的贷学金借贷方案,既让学生得到足够的贷学金,也不剥夺一等荣誉学生获得奖励的制度。

对于不获公共服务局及各项奖学金的优异生而言,免偿还贷学金是他们大学生涯及毕业典礼时的最后一道希望与奖励。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