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同情马劳/张木钦

打工仔谁最惨?媒体的答案是:越过长堤打工的马劳。

不知怎的,有的媒体突然对赚新币的马劳极表同情,描写得他们成为最悲惨的一群。

怪只怪新币大,马币小,人们为了赚新币,命都豁出去了。

第一悲惨的,就是马劳必须早早起身赶路。

早早起算悲惨吗?有些职业是必须早起的,譬如派报的,割胶的,值早班的,起的比鸡早。

第二是塞车,尤其是通关。

塞车很悲惨吗?本地上班不塞车?

第三更奇怪,是死于马路意外。

有几个马劳骑摩多过长堤上班意外死亡,有人大做文章,说是为了新币,又夺去几条命。

意思是说,不赚新币,在本地骑摩多上班就不会意外死。

日前有个打工40年马劳在油站猝死,那不得了,主播七情上面,兴奋得滔滔不绝,煽情的语言用到尽,因为打工40 年唩,把自己活活累死,赚了钱没命用。

他的意思是,不去赚新币,在本地打工就不会死。

记得80、90 年代有很多人跳飞机,到外国打黑工,也有送命的,那才叫悲惨,但没有人关注。

不是不可叹苦情,只是受不了那种矫情。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