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霹酱料同业公会仅15会员
制酱行业青黄不接

霹州许多酱料厂迄今仍保持传统制酱方式。

孔子曰:不得其酱,不食。意思即是,吃不同的食物时,要配搭不同的酱,否则就不吃。短短一句,即可看出古人对酱料的要求。

制酱技术可追随至西周时期(公元前1046年),迄今已有三千余年,当时的酱是以碎肉加入盐、酒曲腌制而成,称为“醯醢”(xī hǎi)。

在老百姓连盐都买不起的年代,醯醢可算高级食品,只有皇孙贵族才能尝到。

随着时代变迁,酱不但成为老百姓日常用品,种类也日益增多,在不同地区都有当地独有的酱。这一期,我们找到了“酱”商会……

霹雳酱料同业公会理事,庆祝先师宝诞。前排左起黄亚烈、梅利荣、黄水宗、陈伟康、文锦添、李国阀、梁景辉、谢炳进、吴惠成及姚启亨。

霹雳酱料同业公会成立的目的是加强同业之间的联系,让会员及时获得最新资讯,并向政府反映不公情况。

公会成立初期,会员人数还不到30人,没料到如今更只剩下15人。

对此,霹雳酱料同业公会会长李国阀另有看法,他表示制酱讲求的是品质,与该会一样,人数虽少,但全都是个中好手。

“本会的会员都是市面首屈一指的老品牌,全都有自己的制酱厂,也开拓海外生意,远销国外。”

他也说,在霹州,并非只有区区15家酱厂,而是规模较小的厂家迟迟没入会。

小厂家不愿入会

“公会为了避免恶性竞争,规定会员之间不可随意削价,这对著名、有品质的厂家或许没有什么影响,但对一些小厂家,不削价如同失去竞争力,因此他们不愿入会。”

他坦言,公会维持在15人已超过20年,以目前公会的情况,人数也可能只会减少,或许有一天会关闭,但也只能见步行步。

“有些会员虽已是第三代,但迄今仍找不到接班人,尤其是出国深造的年轻人,都不愿意继承家业,以致制酱行业青黄不接。”

他强调,就算会员再少,公会仍没计划与其他州酱料公会合并。

“不同地区的酱料同业,所面对的制酱问题不同,联合了很难及时向有关当局反映,保障会员利益。”

公会显现团结力量大

“团结力量大”在霹雳酱料同业公会可充分显示出来。

1986年,大马政府曾修改食品法令,当时有许多不利酱料同业条文,虽有许多厂家极力反映,但都没下文,最终在公会极力争取下,才得以解决。

李国阀表示,当年为了向政府发声,不但有许多大厂加入,就连巫裔厂商也加入。

“以当时的情况,一家大厂的规模已比公会数十家小厂联合的还要大,却选择加入公会,因他明白就算他规模再大,终就也只是一把声音;加入公会后,就等同有数十把声音。”

早期豆瓣酱粒需征税

你知道早期的豆瓣酱无税,但豆瓣酱粒却是有征税的吗?

李国阀表示,豆瓣酱与豆瓣酱粒制作方式大同小异,但政府因豆瓣酱粒仍是颗粒,需额外被征税。

“步骤比较少的豆瓣酱粒反被征税,所幸经过公会的投诉,现今豆瓣酱或豆瓣酱粒才无需征税。”

甜醋改名避免滞销

他也披露,政府曾规定凡称之为“醋”的食品,至少要有4%醋的成分,以致我国生产的甜醋滞销。

“4%醋的比例对甜醋来说仍是太酸,因此许多民众都购买进口甜醋,因为进口甜醋不受政府管制,醋的成分低于3%,并不会太酸。”

他表示,此事造成许多有贩卖甜醋的制酱厂商生意大受影响,最终只能通过公会向政府反映。

“所幸当时的卫生部长是华人,了解甜醋应带甜,而非偏酸,因此另设条文,将甜醋改名为黑米醋,以便获得许可更改比例,事件才告一段落。”

霹雳酱料同业公会联同总会到中国考察交流。

自贸不利小厂商料无法竞争倒闭

彼之蜜糖,吾之毒药,大马与多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对许多人来说,是一块大蛋糕,但对某些人,或犹如致命毒药。

李国阀表示,早期我国小型的制酱厂在本地酱料市场仍有一席之地,但自从自由贸易展开后,许多小厂纷纷倒闭。

“开启自由贸易后,进口酱料大举进入我国,如今市场上的鱼露、辣椒酱、东炎酱、蚝油、酱油,几乎都是进口,不要说小厂,大厂也受影响。”

他说,早期进口酱料有抽税,以致价格高昂,并非人人消费得起,如今进口酱料几乎是免税,就算有税也不到5%。

“少了进口税影响,酱料进口商就能以更低的价格出售,加上广告效应,这都是小厂难以比匹的。”

进口商以本伤人

他也说,目前很多酱料进口商为了垄断当地生意不惜以本伤人,导致许多小厂倒闭。

“酱料进口商在多国都有出售酱料,他们就算在某个地区亏本,但能拉上补下,也是盈利有余。”

他表示酱料进口商若是做独市生意,届时价格由他订,短时间就能赚回前几年亏的钱。”

“希望政府能插手类似事件,勿允许大厂商以低于本钱的价格出售酱料,保障本地酱料商利益。”

国外进口材料成本年增30%

李国阀指出,制酱所用到的材料,除了水,几乎全由国外进口,以致制酱成本在短短一年内就上升了逾30%。

“制酱用的盐是澳洲进口;糖是印尼进口;辣椒是泰国进口,这类商品全以美元交易,马币贬值期间,价格节节上涨。”

他说,中国进口的蒜头,因减产加上炒卖,价格已从一年前2000美元一货柜涨至目前8000美元,上升了逾300%。

“若马币持续贬值,部分酱料价格相信会调整。”他也说,马币贬值不但令进口货价格暴涨,就连外劳也不愿来,令许多行业没人手工作。

“对于请不到人,政府只会呼吁我们自动化,但却没给予资助。须知一条生产线,至少200万令吉以上,并非所有厂都有能力承担。”

他促请政府向新加坡政府学习,呼吁工厂转型自动化的同时,也给予工厂津贴。

霹雳酱料同业公会简介

成立年份:1967年

宗旨:加强同业联系,协助会员改革,为会员向政府反映问题

入会条件:霹雳制酱厂商

会员人数:15人

会长:李国閥

副会长:陈伟康、叶金兴

总务:黄雍伦

财政:王亚烈

查账:黄永刚

理事:张有成、陆君彦、杜文杰、梁锦江、余俊耀

酱料都经过杀菌才存库。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