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道地美食带动人气
渔乡振旅游拼经济

游客畅游十八丁渔村后会选购土产如咸鱼、虾米带回家当手信。

霹州锡矿1980年代没落,冲击州内许多城镇经济,然而秉持“民以食为天”文化传统,保留好道地特色美食,就能引来饕客光顾及观光,让新村和渔村熬得出头天!

美食助长旅游风气的做法,逐渐延伸到许多新村及渔村,最近获选为全国级具旅游特色及潜质新村的督亚冷新村、十八丁渔村,以独有美食推广旅游业,每年估计可为当地制造逾1000万令吉财富。

离十八丁不远的瓜拉古楼渔村,也步上相同的轨迹,推动旅游发展,亦带来至少200万令吉年收入。

霹雳州上述3个村子,在房屋与地方政府部最近宣布选中的全国20个有潜质重点开发的新村当中榜上有名,有望通过旅游经济实现城镇化发展,《南洋商报》记者特此走入当地街头巷尾,了解3地经济状况。

瓜拉牛拉景点华圣宫里所摆卖的两成园柚子,吸引游客选购。

十八丁:每年吸金700万
生态旅游及海鲜红火

为了运输锡矿,全马第一条铁道便是贯连太平至十八丁港口,然而凭借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十八丁渔村旅游业每年吸金至少700万令吉,为当地经济贡献良多。

十八丁以生态旅游及海鲜村红火,每逢假日就出现人潮,为小渔村带来无限商机,目前至少有一家具规模的酒店与民宿正大兴土木,准备与现有的20多间休闲屋与民宿竞争抢客,以分一杯羹。

当地旅游经济蛋糕可划分为生态旅游活动如乘船、红树林,饮食业如海鲜餐厅、小吃,土产手信如海产干货、木炭,以及住宿,其中以饮食业最为吸金,比重约为55%。

据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者透露,村内有4家海鲜餐馆,保守估计每年各达100万令吉以上收入不难;再加上渔村的著名美食如咖哩面、拉沙、虾煎及三角包等,总贡献至少500万令吉。

拉律马登县发展官何宗枝认为,饮食业的统计若加上马来友胞经营的著名虾面,收入估计更多,因当地观光游客的调查报告显示,华裔占80%、巫裔占15%。

到十八丁渔村观光的游客,80%都会选择乘船出海参与海上活动。

旺季每天数十巴士载客来

乘船出海活动方面,十八丁海景公司东主王景新受访说,来渔村观光的游客,80%都会选择乘船出海,估计平均每月有2000多名船客,乘船费用每月介于5万至6万令吉,保守估计一年就有72万令吉。

此外,销售咸鱼、虾米等海产干货的4个摊位,生意额平均每日共2000多令吉,一年也约72万令吉;不过,上述144万令吉估算开销未计入红树林生态门票每人5令吉,以及参观炭窑购买木炭消费。

据探悉,十八丁的公假及学校假期旺季每年约50天,一天至少有30到40辆的巴士载客到来观光,假设以35辆巴士,每辆30人计算一日游开销,各类消费按人均120令吉推算,旅行团一年能带来逾630万令吉。

住宿方面,渔村内拥有约20多间休闲屋、3间民宿,共提供多达50多间的客房;惟由于十八丁距离太平市区约20公里,游客通常都会居住在太平酒店,因此,只有在假期才会爆满,平时没什么住客。

休闲屋民宿每年60万入袋

十八丁红树林民宿女东主马月丝所经营的民宿,没有聘请工人打理,从清洁到接待游客入住,都是她本身负责,平时不开业,只在周末才接待游客。

她说,休闲屋都是由村民空置的房屋改建,属于本地人经营,除了一间设计文艺氛围的民宿是外地人投资,一般上,正在兴建的酒店及民宿都是本地人投资。

“我平均每月的盈余约1800令吉,以此推算,保守估计,休闲屋与民宿每年吸金60万令吉。”

督亚冷“大头虾”吸金逾1000万令吉。

督亚冷:肥美清甜大头虾吸引食客赚千万

以“大头虾”闻名的督亚冷新村,在锡产兴旺时期,吸引许多流动人口,酒家生意兴隆,令附近双溪榴梿新村黑水港河所产肥美清甜的淡水虾,通过食客口耳相传,口碑远扬。

虽然现在锡矿已绝迹督亚冷,食客依然冲着大头虾而来尝鲜,单是大头虾的收入,每年足以为该新村带来超过1000万令吉。

据悉,督亚冷有12间海鲜酒家,其中4间为双层,每层10至15席,同时可供1600至2400人光顾,周末高峰期甚至在户外摆放席位,放眼皆是食客。现时酒家烹调的大头虾每公斤价格约为95至115令吉。

供不应求

若周一至五不计,按一轮2000食客估计,周末2天每天早晚每席可供6轮食客消费,且每桌消费1公斤大头虾(按中间值105令吉),当地酒家每个月至少可带来100万8000令吉生意。

不过,上述估算,意味着督亚冷每月需产虾9600公斤,此庞大消费量令养殖业者供不应求,偶尔在经历高峰食客后的周一,可能无法吃到大头虾。

黄顺明鼓励青年返乡
不养虾就做小生意

督亚冷新村村长黄顺明受《南洋商报》访问指出,大头虾偶尔的确会不足够,他鼓励年轻人返乡学习养殖鱼虾,提高产量,进而推动美食旅游。

“早在1930年代,当地人就已懂得品味大头虾,在1960年代黑水港捉虾逐渐供不应求,并逐渐转向养殖大头虾,如今养殖虾需要更多人去从事,才能进一步推动美食经济。”

他表示,只有促进美食及旅游经济,才有机会把年轻人带回该村,即使他们不养虾养鱼,也可以经营小生意,当个小贩销售当地土产。

完善基建推动发展

黄顺明认为,基建完善有助督亚冷的旅游业,自从金宝往督亚冷道路兴建后,酒家业绩更为兴旺,盼政府能够拓宽怡保、华都牙也往督亚冷道路,进一步推动怡保督亚冷沿线旅游。

他说,被列入亚洲十大旅游城市的怡保、华都牙也凯利古堡、督亚冷锡矿铁船、金宝椰壳洞,在未来有望形成3天2夜的休闲旅游配套,而督亚冷可发展休闲虾场作为留宿的落脚地。

然而,他指推动旅游业仍需要许多因素配合,包括导游讲解督亚冷历史、养殖鱼虾及鸭子等地方文化,以及年轻人回流携手推动经济。

西亚煎周末卖上整2000个,是古楼渔村热门小食。

瓜拉古楼:卖小食特产一年入账逾400万

随着旅游风气带动渔村收入,古楼渔村近两三年来也掀起旅游风,当地以小食、食材特产为主,估计每周2000人到访观光,估算人均消费40令吉,一年即可吸金逾400万令吉。

观光景点多免费

古楼属乡间田野风光,景点多为免费参观的峇拉煎厂、咸鸭蛋厂或是米较厂等。虽然是渔村,但当地乘船出海游玩还不普及,以休闲放松的观光客为多。

吉辇县乡村发展官蔡汉明说,古楼与周边的渔村如瓜拉牛拉、角头等,方圆10公里内就有40多间休闲屋,古楼大街的民宿一间房约100多令吉,整间民宿约700多令吉。

他指出,尽管古楼靠海,但当地没有大型的海鲜餐馆,但西亚煎却热卖,从3年前一天只卖100多个至200个,变成一天1000多个至2000个,增长率翻10倍。

由于古楼渔村与十八丁渔村靠近,双方难免成为旅游发展竞争对手,但后者获得太平“庇佑”,十八丁旅游早已火热,而古楼正探讨联合沿岸其他渔村构建旅游经济共同体,作为霹雳旅游的后起之秀。

独家报道:司徒哲阳、黄清琴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