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上学带动房市/南洋社论

2016年调查报告显示我国经济仍处不景气,房市交易值量齐跌,若是好事,且慢开心。交易量双位数跌11.5%,总值却单位数下滑区区3%,说明房价依然企稳,只是大部分人买不起而已。有实力的投资者不愁量跌,只担心缺少高质量房产,只要买对,总有钱赚。例子比比皆是,比如以下。

英国王位第三顺位继承人乔治王子9月将进入就读位于伦敦西南区私立医院托玛斯巴特希学校,拜他所赐,学校附近房市马上活络了起来,询问度增加了60%。

这间学校周边房屋价格平均达150万英镑(约828万令吉),听说王子要来上课,400万英镑(约2208万令吉)的房屋,大家还不嫌贵,问价的富豪,络绎不绝。

王子带动热潮早有先例,其早前就读英格兰东部诺福克郡的西亩蒙特梭利学校托儿所时,也曾带动一波蒙特梭利学校热潮。

除了自古以来中外皆然的攀龙附凤,与贵邻为友的习性,名校附近房屋有价已成趋势。

王子将就读学校的校长说得坦白,但讽刺的是“希望孩童能有“很好的朋友”,而不是只有一个“最好的朋友”,以免伤害彼此感情。”

孔子道,无友不如己者。与王子为友、校友、同班同学,与有荣焉。王族既富且贵,托马斯巴特希学校官网介绍,学校有540名4岁至13岁学龄孩童,特别注重艺术和体育,最高教育原则要有“仁慈心”,重视礼节、信心、谦逊,并教导孩子“施比受更重要”。

这或许象是学校的招生广告,却也反映了澳洲悉尼的一项最新分析发现,一些学校的考试成绩之所以表现出众,当地房价高涨,聚集了很多注重教育的富裕家庭,不无关系。

费尔法克斯媒体对2016年Domain学区房报告数据和当年新州HSC(高中毕业证书)考试成绩进行了分析对比,发现悉尼排名前20位的公立学校附近的独立房价格上涨很快。

麦凯勒区(Mackellar)、史卓菲区(Strathfield)和威洛比区(Willoughby)的独立房中位价上升了7%至200万澳元;切尔滕纳姆女子学校(Cheltenham Girls)是在悉尼非精英学校中排名第一位的公立学校,该校附近的独立房中位价上涨了15.5%至170万澳元。

这情况在我国亦然,5间顶尖大学附近楼市价格增长率都跑赢大市,并且价格不菲。

除了聚集大批学生,各项基建与设施建立,相互带动下,一个蓬勃的城镇,甚至是城市既成型,相辅相成下房价水涨船高。名校效应影响房市的另一例子,有口头禅“如今在哈佛附近买房比上哈佛更难!”

去年,哈佛所在坎布里奇市3月房价中位价达222万美元,同比飚涨45%。

一项研究发现,高房价牢固地确立了富裕家庭在教育方面的优越性。

尽管这些学校的考试成绩突出,是因为教育质量好,还是因为富裕家庭孩子拥有的各方面优势,还有待商榷。一些家庭可能花数百万在这里买房只是为了进入这个(富裕家庭聚集的)圈子,而不仅是为了孩子的学习成绩。他们的孩子在其它学校很可能也会取得同样好的成绩,但是,因为他们拥有高收入父母所带来的各种优势,也是一个事实。

总的来说,一间名校成功而庞大的校友群,俨然是大家将来进入社会,相互提拔带挈的一大后着与庞大的潜在市场。

物以类聚,所以孟母三迁,但,这个年代,大学与名校附近房市水涨船高,除非大学提供足够的宿舍,无不是政府有教无类与打房的另一反讽,再次印证房价上涨是不平等的一大来源,反之亦然。

即便房市交易值量齐跌,《福布斯》华人富豪主要还是分布在房地产行业的事实,谁也改变不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