州议员不好当/张网

大选候选人最常用的一句话是:“为人民服务”,但真正履行诺言的没有几个。

没中选的,若在执政党,尚有个县市议员可做,一个月还有上千令吉的收入,职责所在,得做些地方事务;若无官一身轻,早就销声匿迹,找活去了。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当然也没有白干的服务,从党政都得不到好处,有不开溜的吗?当时信誓旦旦为民服务,没当YB,就没有责任,甚至没有心情给你陪笑脸。

一个州议员并不好当,一个月津贴全加上都不到一万令吉,扣了办公室租金、助理薪金、汽油及电话费、各种应酬,以及党捐献,就没剩多少;马仔跟随左右,吃喝灌水都少不了花费,还有经济有困难的选民上门求助,总不能让他空手而归,最后弄得家用都不够了。

议员穷得紧,执政方金钱利诱,那还有志气撑下去,过档可也;若关系政权存亡,转党如转球会,价格少不了,一念之差,就是百万千万富翁,留个臭名也顾不了。

做个州议员不过是芝麻小官,尤其是做反对党议员的,各种政府机构官职都没份。刚做议员还干劲十足,觉得光宗耀祖,拉几个随从陪同出入,摆个官样,走路也生风。做久了,不顺遂事也多,那瞎眼的,即使你忙个半死,天天到处亮相,还是被骂失踪了,细想就泄气了,不禁叹气:“为谁辛苦为谁忙”?

为繁琐任务忙碌

大马州议员本来就不好干,地方基建问题多,那地方议会及公共工程局做工还得三催四请,有时投诉都石沉大海,或拨款不足不处理,兜兜转转就为这些窝囊事忙,烦之又烦。

若所属地区低洼,为水患常区,大雨降临,电话就响个不了,叫州议员大禹治水,至少也得上门献温情,才能图得选民欢心。管辖部门则以拨款不足为由,一拖再拖,雨季一过,谁又管得了?

州议员工作拉拉杂杂,在议会论事反而变成其次。当年一股冲劲,斗志轩昂,为国为民,确曾有过,经过岁月摧残,时光蹉跎,政局依然故我,夺权无望,反而想退休图个清闲,每月干领个退休金安度余生。

环视各党州议员,不大都如此样板?州议员忙的尽是繁琐任务,地方政府及议员做不好工作,就出来指指点点,上书陈情投诉!政治理念都不过是撑门面。

一名州议员工作若多届仍能始终如一,勤奋工作,有求必应,选民就应当珍惜。如此“员工”,做老板的人民不庆幸有福吗?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