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钱游戏的争议/江振鸿

最近槟城峇央峇鲁区国会议员沈志勤因批评在槟城非常火红的金钱游戏所带來的社会负面影响,包括陷入一些金钱游戏骗局所造成的金钱损失、影响生产力和无心工作等问题,並要求有关当局立法管制和打击这些金钱游戏。

不料此举遭到许多金钱游戏的参与和支持者在网上群起反击,骂他不应插手批评金钱游戏打破他们的饭碗;也有人指出是当前的经济环境造成他们被迫参与这些金钱游戏以面对生活负担上的挑战,更有人在社交网上留言表示不会再投票支持他。

首先,这些金钱游戏的参与和支持者反击的一些言论根本就站不住脚,因为第一,所谓真金不怕洪炉火,如果所参与的金钱游戏是有通过合法的途俓进行投资活动及没有涉及诈骗的元素,何必害怕当局的管制和打击?

第二,如果以经济不好为由可以合理化非法的金钱游戏,那这和贫穷可以去抢劫的言论有何分别?

高风险投资缺管制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金钱游戏都是骗局,只是这些风险非常高的投资活动目前的确缺乏管制,以致一些不法集团有机可趁,因为毕竟不是毎个投资者都具备分辨这些金钱游戏是否是骗局的能力。

一个同事曾经招我加入他所参与的金钱投资游戏。在说服的过程中他说只要投资一笔特定数目的钱后,只要再介绍若干的新会员或下线就能赚回比那笔所投资金钱高的佣金。然而当我问到那笔所投资金钱的去向时(既然他声称这是个投资计划而不是一般的金钱游戏),他却支吾以对,说不出个所然。

而作为一个对比,受到大马证监会管制的另一种投资工具,即单位信托基金则有完整透明的基金资料和投资策略,及列明基金资金流动的常年财务报表。这份常年财务报表是须经过合格及专业的会计师核算和稽查。虽然这不能保证那个单位信托基金不会亏损,但至少在最大的程度上确保了当中没有出现诈骗和舞弊的情况。

也许是我一竹竿打翻全船人,但遇到这种情况下叫我如何不对市面上的这些金钱游戏保持着质疑的立场?

所以我想对这些金钱游戏的管制包括须有常年财务报表的要求是有必要的,当然不是确保不会亏损(我明白任何投资都有一定的风险),而是确保投资者不会因诈骗和舞弊而蒙受亏损。

而那些声称自己没有诈骗的金钱游戏难道不是更应该支持这种管制建议,以证明自身的淸白並借此机会(证实没有诈骗后)吸引更多的投资者吗?

江振鸿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