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脱欧”节奏改变欧政治版图/张敬伟

特蕾莎梅推进英国脱欧的程序已经完成。她可以随时开始和欧盟进行“好说好散”的“离婚”。

本月13日,英国议会通过“脱欧”法案,英国“脱欧”的法律障碍被扫清。16日,女王伊丽莎白签署“脱欧”法案,则意味着特蕾莎梅被授权拥有完全的权力。

对特蕾莎梅而言,这是一个相当棘手但又必须完成的“离婚”游戏。过程相当痛苦但不能有丝毫退缩,因而,特蕾莎梅在3月就启动英国“脱欧”程序。

按照欧盟相关法律规定,特蕾莎一旦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条,就意味着“激活”“脱欧”程序,英国应在2019年初完成与欧盟其他27个成员国的谈判;如需延长谈判时间,必须得到所有成员国一致同意。

欧盟拥有严格而成熟的法律程序,加入欧盟很难,退出也不容易。对英国而言,要在不到两年里完成和27个欧盟成员国的谈判,时间上很紧迫。对特蕾莎政府而言,“脱欧”可能耗费其相当精力。

难拥欧盟统一市场权

不过,由于英国和欧盟已有“好说好散”的缓冲期,加之欧盟内部的核心国家法国和德国,在英国“脱欧”上态度坚决。英国“脱欧”程序也许会很顺畅。目前的问题是,“脱欧”的英国很难拥有欧盟统一市场的权利,除非答应欧盟在人员流动上符合欧盟的要求。

但这显然不可能。英国“脱欧”公投通过,就是因为英国人担心开放的欧盟边境会输入恐怖主义。此外,欧盟内部也不会给英国“特权”,既“脱欧”又享受欧盟共同市场的权利。

现在,特蕾莎梅推动英国“脱欧”也算是正当其时。一方面,英国民众已从最初的公投焦虑中适应过来。此外,经过英国府院博弈和社会各界的发酵和酝酿,英国上下对启动“脱欧”程序已达共识。

欧盟陷大选年混乱

作为老牌的民主国家,无论民主的结果是好是坏,但英国实践民主的程序和社会各界化解分歧的过程可圈可点。

另一方面,欧盟内部陷入大选年带来的混乱。法国的玛丽娜勒庞在选举中一路领先,进入选举第二轮几乎定局。

作为极右翼一方,勒庞的立场更为极端,如果她当选法国总统,不仅要退出欧元区,而且要脱离欧盟。

法国主流政治一方,传统右翼的菲永陷入空饷门丑闻而被调查,中间偏左前经济部长马克龙势头不错,已和勒庞形成了双头对决之势。但在最后的竞选中鹿死谁手,尚难定论。

再次投入德国大选的默克尔总理,虽然民调相对稳健,但也遭遇佩特里这样的右翼政客狙击。好消息是,荷兰大选,右翼败北,给欧洲大选年提振了建制派的信心,但肯定的是欧洲形势充满不确定性。

虽然英国要“脱欧”了,但英国依然是欧洲国家。因而,英国和欧盟的政经形势形成了相互传导的格局。

根据英国预算责任办公室本月8日发布的经济和财政展望报告,今年英国经济增速预测为2%,高于此前预测的1.4%。这以经济增速不算太高,但在七国集团(G7)中处于第二。这有助于增强英国人“脱欧”的信心,也会减少特蕾莎“脱欧”谈判的阻力,但同样也会影响欧盟大选,甚至会鼓励法国或德国民众将选票投给支持反欧主义的右翼。

鼓励欧盟右翼政党

因而,英国开启“脱欧”进程会彻底改变欧盟乃至欧洲的政治版图。毕竟英国的经济表现给法国、德国和其他欧盟国家提供了“脱”而非留在欧洲的范本。这是对欧盟右翼政党和政客的鼓励,也对希望脱离欧元区和欧盟的各国民粹主义者带来了影响。

在法国和德国的大选中,两个国家的民众如何投票,还真的难以预料。

更糟糕的是,让欧洲的“脱欧”主义者兴奋的除了英国,还有美国。特朗普主义固然让欧洲和世界的主流政治家不以为然,但在欧洲的右翼分子看来,却是旗帜。关键是欧洲民众深受难民危机和恐怖主义之害,对于现在的欧盟和各成员国政府已失去信心。

特朗普的排外和“美国优先”,无非对欧盟各国右翼分子和民众具有强大的号召力。

脱离欧盟这个庞大但无所作为的政治负担,才能轻装前进,这是英国“脱欧”留给欧洲人的印象。像英国那样,也许会成为欧洲的主流民意。

欧盟向何处去?欧洲的未来在哪里?也许正如中国一句俗语所言: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作者为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