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房价抑制转型消费社会/洪文杰

高房价将对个人消费形成不小的挤压作用。

一个国家能够从发展中国家迈向发达国家或者高收入国家,其关键因素在于,该国家的经济发展,是否已从由大量基建投资为驱动,转向以消费作为主要推动力。

近年来,亚洲发展中国家纷纷推出各别的宏愿,希望能在未来成功转型成为高收入国家。当中,中国与马来西亚都在经历着这波转型的“阵痛”。

然而,在这转型的路途上,以高房价为代表的资产价格泡沫对消费的抑制作用却日渐明显。

以中国为例,在北京、上海等房价高高在上的一线大都市,这种趋势已经显现。2016年,北京、上海这两座城市的房价按年上扬20%以上,但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分别为6.5%和8.0%,降至多年来的低点。

同时,北京服务业企业2016年的利润按年下降11.3%,其中,文化、体育和娱乐产业的利润降幅更是达到24.4%。

同一年,上海服务业合计利润按年增长1.4%,但上述消费者敏感型行业的利润却惊人地下降57%。

在中国的大城市,消费增幅放缓与居民购房及房价上涨存在一定的相关性。瑞银汪涛等人发布的报告称,如今在北京、上海、深圳与广州买一套房,估计通常要花掉一个家庭年收入的约17倍。而在多数发达经济体,这个倍数为4-6倍。

薪资涨幅追不上

中国居民的薪资涨幅根本赶不上房价涨势,2016年,北京平均房价跃升至32.6%,当地人均收入可支配收入为52530元人民币,按年增加8.4%。也就是说,房价的增幅是人民可支配收入的3倍。

当然,像北京、上海等这些一线城市就中国甚至亚洲地区来说,都是少数;但同样的情况,实际也开始发生在中国的二三线城市,同时也包括亚洲如马来西亚等的新兴市场。不同的是,房价与收入的增幅,但同样的却是,房价增速几乎数倍于薪资增幅。

许多房地产专家或许都会在高喊,高房价会让人觉得大家都很有钱,但债务负担事实上却在限制消费,尤其中青年群体。房贷会吞噬许多买房者的大部分收入和储蓄,他们用于其他支出的余钱所剩无几。

房地产和高房价已成为牵动普通民众、投资者和决策高层的持续热点话题。

在宏观上来看,以房价为代表的资产价格上涨,不仅在制造出了一个极其庞大和普遍的资产泡沫,而且对普通居民的消费产生了比较明显的抑制作用。

资产收益流出国外

值得注意的是,高房价资产泡沫带来的资产收益并未很好地转化成国内消费,相当一部分流到了国外。

国际金融协会(IIF)在今年2月8日发布报告称,2017年新兴市场将连续第四年出现资本净流出,受中国大规模资本外流影响。

IIF估计,其25个新兴经济体成员国今年的资本净流出规模总计为4,900亿美元。包括错误和遗漏在内的中国居民资本外流规模料将在1万亿元,资本净流出规模5,600亿美元。

而不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将实现700亿美元资本净流入,几乎是2016年水平的两倍。

虽然相关数据并没有明确说明马来西亚的资金外流程度,但观察我国的外储下降,国债卖出的比率上升,以及近期国家银行的新措施,可以肯定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外流资本来自抛售资产后所享有的价格上涨收益。

总的来说,如果马来西亚需要从投资驱动的经济向消费驱动经济转型,但在同一进展过程中,如果受到高房价为代表的资产价格泡沫抑制国内的消费增长,那么人民由此产生的债务压力,将对个人消费形成不小的挤压作用。这绝对妨碍国家经济的长期发展。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