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缩小规模减轻租金成本
厂家求生大厂搬小厂

工厂后方结构逐渐外移,遮盖排水系统基建,甚至把工作移到道路基建上运作。

(吉隆坡15日讯)受到经济不景气冲击,工厂业者缩小经营范围,也为求降低租金成本而常转租单位来“求生”,不过有者仍因生意不济而关门大吉。

工业区空置单位多

据了解,随着我国经济放缓,近一两年内,工业区不免出现一些空置单位,有者大厂搬小厂,有的从以往五六个单位缩减至4个,以缩小范围减轻租金成本。

《南洋商报》记者抽样访问巴生谷的工业区公会及委员会代表,他们都说,经济问题令许多厂家大受打击,为了守业,除了选择缩小单位,也会在寻找租金较便宜的单位后迁厂,务求降低营运成本。

他们揭露,一些工厂业主也因无法承担银行贷款,被逼把租金“大减价”约40%,从5000令吉降至2000令吉,使市场出现恶性循环。

不过他们说,无法撑下去的,唯有结业,这也是近年“司空见惯”的情况。

工业区管理需要厂家配合,保安措施是其中重要一环。

工业区管理失序小厂不够用公路当工作坊

随工业区出现上述“变动”,继而衍生了管理失序的问题,因为新厂家迁入后,有的不愿意配合,令管理单位应对管理失序的挑战时更为棘手。

轻工业区依据各类工业规划和管理,如机械工程、电子工程、家具工业、铝铁厂等,不过一些厂家缩小范围后,竟将业务搬到公路上进行,使公路犹如“开放式工作坊”,阻碍交通及引发安全逃生问题;其他衍生的问题包括非法倾倒垃圾、违例扩建及遮盖渠道等。

受访者表示,作为工业区管理单位,他们需要与厂家保持联系,不过近年因厂家经常“换人”,导致一些信息难以传达,甚至无法得到厂家支持,共同进行有利大家的计划,好比保安措施。

尽管如此,鉴于罪案发生会直接令厂家饱受损失,因此工业区多数都采取围篱或聘请保安人员措施,以维持治安,普遍上厂家每月支付约100令吉费用,有效降低罪案率。

安邦美华城合大工业工商会主席·余亚绒

租户无法付租金倒闭
近年经济不景气,工业区出现一两间的空置单位,虽然只占少数,不过这确实是经济差就会出现的现象,还有一些厂家会缩小经营范围,如原本由5至6间单位,缩至4个。
工业区内也有两三个租户因生意不济,无法支付租金而倒闭;工业区租约为两三年,能持续生存的工业,就会续租,这区的单位每月租金介于4500至5000令吉。

路上工作阻碍防火道
管理上的确出现一些问题,例如部分厂家违例遮盖渠道,甚至把工作搬到路上,阻碍防火道,安邦再也市议会遂采取行动对付,工商委会已派发传单通知厂家此事。 
至于治安方面,这区早期几乎每天有一宗罪案,不过近年在厂区保安监督下,改善很多,惟小偷依然难防范。
全区有逾200个厂家,每单位收取100令吉的管理费,进行围篱计划,并取得市议会同意,在工厂路口中央设立保安亭,规定每晚7时至次日上午7时仅开放一段路口出入,加强保安,所以近年工业区已没再发生大宗罪案。

梳邦轻工业园公会秘书·李万生

部分业主被迫降租40%

工业区已有19年历史,我们于2008年成立公会,计有106个厂家,近2年有的单位经常换租户,或面对租户无法缴付租金的情况,业主甚至降租逾40%才把单位租出。

保安计划停顿

因此一来,参与保安管理的厂家也未达半数,保安费其实每月只需100令吉,两年前起参与率不高,使保安计划停顿,不过理事会依旧运作,一旦有事发生,只好向与市议会或警方投报。

这区近年常发生非法倾倒垃圾及在公路上进行废铁工作,引发交通阻碍问题,导致其他厂家无法顺利驶入厂区上下货,我们唯有投报市议会,以吊销相关违例厂家的执照。

万挠好年城轻工业园业主委员会秘书·萧国侨

常换租户管委会难联络

近年有单位经常换租户,有的单位则没运作多时,但工厂内却堆积大量货物,而租户或业主不曾与委员会联络,导致难以传达资讯。

部分业主把单位出租作罗里维修厂,导致工业区内频有重型罗里出入引发路烂问题,无论是管委会自掏腰包或市议会协助维修,已是多次修补厂区道路。

此区至今有逾20年历史,于2014年成立委员会,计有161个厂家,全区有80%工厂运作,参与保安措施有110个厂家,每月管理费为100令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