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胜选的万灵药/张网

朝野政党大选对弈,反对党的策略及杀手锏是演讲宣传,有水准的演讲者解释政局、评论时弊,以及指出政府不当政策,可赢得共鸣,吸取选票;一般演讲者人云亦云,鹦鹉学舌,加上骂功了得,也会获得观众掌声。

一个朋友就如此赞一名反对党演讲者,“好嘢,敢讲敢骂!”,原来骂得够力也会受捧;另一种情况是对演讲者的语言崇拜,“他台上讲国语一线过!”,如此也能虏得民心。选民心态多种,满足他们就能得到其票。

没说服力赢不了舌战

大马政局一般都选党不选人,但在艰难时期,能硕果仅存的都是有其个人特质及表现者,滥竽充数及平庸者都会被淘汰,行动党的低潮时期如此,现今的马华也一样。

行动党目前在强势,追随者增加,被挑选做候选人者质素也会提升;马华当前处于颓势,未来前途未见明朗,在无望取胜的选区,有意愿出征者少,选出来的候选人素质自然不比从前。如果不是觊觎几十万的竞选基金,能调动使用,没人会请缨打无把握的仗吧!

行动党致胜之万灵药还是个“讲”字,为马华所讥讽,但政治排除演讲,就不是政治!马华近年也明乎这道理,设政说馆,招募杰出讲手,却无法扭转乾坤,不能言之有物,就缺乏说服力,总归赢不了舌战。

行动党的群众演讲,都得依靠几个重炮手(如林吉祥、倪可敏、林冠英等)吸引观众,否则观众会大为减少,千篇一律的演讲内容也令人感到相当乏味,历史博士超人丘光耀的重口味演讲正好补其不足。

“钱粮换选票”行不通

行动党一味靠演讲取胜,虽然每届都有不同课题供发挥,毕竟缺乏趣味性。1960年代的劳工党的群众演讲,都有歌唱、相声、竹竿舞、驼子背女等民族舞蹈表演,相当精彩,群众也踊跃。行动党也许不至于如此,若能有一二个讽刺性的话剧及相声,当使演讲会能吸引一些新观众。

马华民政在论述上不能突破,“制衡巫统”、“增加内阁华人代表”都无法取信于民,派赠米粮、一马援助金等成为国阵及马华赢取选票的方法,但却不是万灵药,“钱照拿,票照投”的多的是。人们贪得无厌,久之变成理所当然,感恩之情淡化,“钱粮换选票”还是行不通。

马华的困境是演讲行不通,“敢怒敢言”(却还输了不敢怒)的李金狮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派送钱粮作用也不大,到访握手拉不了多少票(但是朝野候选人的必需动作),基建工作在有限拨款之下也难做得完善,何况基建问题不及国家大事受到关注,马华要寻思突破方法,是难之又难。

当大多数人包括马华党人及观察者都对马华(包括民政)抱着悲观态度,我则认为其会否极泰来。行动党在谷底时,华社仍然会给它留下一脉香火,它仍能赢得9个国议席及10余个州议席,马华自然有稍作反弹的机会,多赢得一些席位,毕竟马华有更巩固的经济资源,绝对可以生存下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