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消费转型撑经济

大马经济转型中与安邦智库(系列)

在全球趋势当中,中国经济发展是一个能影响世界的重大因素;中国经济的全球影响力愈发显著,其转型升级的外溢影响备受关注。

自改革开放以来,这个人口数量最多的新兴市场国家即相当积极地参与全球化过程,而这不仅历史性地改变了中国自身的命运,还成为推动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对全球经济、产业和贸易发展的格局,做出极为深远的影响。

从生产型社会逐步转向消费社会,这是中国社会发展的大趋势。

从1970至2016年,中国GDP持续高速增长,增长率平均值高达9.0%;2016年中国GDP总量超过11兆美元(48.4兆令吉),仅次于美国居全球第二;2016年中国经济增速达6.7%,位居全球主要经济体第1。

中国以如此庞大的经济规模,仍然维持较高速增长,并逐步从生产型社会转向消费社会,这是中国社会发展的大趋势。

自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来计算,在居民储蓄方面,2001年中国城乡居民储蓄存款余额约7.38兆元(4.92兆令吉),至2015年末增长至52.93兆元(35.29兆令吉),增长了617.2%。

从2002至2015年,中国国内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7702.8元增至3万1195元,增长了305%。数据显示,2015年全年,中国国内最终消费支出对GDP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6.4%,已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虽然中国正在趋势性地转向消费社会,但不少人仍然对消费社会感到极为陌生,毕竟这是从未遇到过的发展阶段。

在消费社会里,经济增长模式、公共服务变化、经济资源配置、政府角色的变化、法律法规的调整、产业结构调整、企业经营变化、社会管理与市场管理体系等等,都将会与中国过去所熟悉的投资社会有很大不同。

消费贡献稳超50%

从宏观的角度来看,消费社会的直观特征是消费规模大、占比高,消费对经济的贡献也大,而最终消费对中国经济的贡献已经稳超过50%。

中国商务部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30.1兆元人民币(20.1兆令吉),同比增长10.7%,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6.4%,比2014年提高了15.4个百分点。

2016年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3.2兆元(22.13兆令吉),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64.6%,比2015年的贡献率略有下降,但消费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已超过投资和净出口。

中国人消费需求层次提高

在消费规模扩大的同时,中国人的消费需求层次也在提高。

满足了基本需求后,中国消费者对消费的质量、安全性和层次都有了更高需求。在中国正在形成的中高收入阶层当中,中低端商品和服务难以满足其需求。

如何满足他们对更多品种、更好质量、更为安全、更为舒适的消费需求,是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主题。

据商务部数据,2015年中国出境人数达1.2亿,境外消费,包括旅费、住宿费、购物费达1.5兆元人民币(1兆令吉),其中至少有7000亿至8000亿元(4666.67至5333.33亿令吉)用于购物。这就是需求提升之后的消费外溢。

中国最大独立智库安邦(Anbound)的学者曾经分析指出,在中国建立消费社会的意义事实上并不小于于一场革命。

除了直观的消费规模增长和质量提升,消费社会在很多方面与投资社会有较大区别。

首先,投资社会是由政府所主导,而消费社会却是由市场所主导。投资社会以投资作为经济主要推动力,资源配置也由政府决定。

消费社会的主要经济拉动力来自人们的消费活动,消费什么、消费多少、怎么消费,由消费者、市场主导。当“消费者说了算”时,消费将引导生产制造、创新和市场竞争。

另外,投资社会强调政府主导,消费社会强调服务。在投资社会,由于政府控制大量资源以及资源配置,因此往往带有强烈的政府主导特色。

在消费社会中,政府的角色由直接主导投资活动变为向市场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创造、改善和培育消费环境。在一个真正的消费社会的背后,必定有一个服务型的政府。

再者,投资社会忽略社会保障,消费社会则需要完善社会保障。投资社会强调投资增长,高度注重资本形成,制造了大量物质生产资料,但往往忽略社会保障制度建设。而消费社会则强调财富分配,要求建立更为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

消费需要和服务完善

“中国市场”才有价值

“中国市场”与“消费社会”有紧密关系,二者的发展要求和方向高度一致。

只有中国向消费社会方向去发展,消费需要和消费服务越来越完善,中国市场才会越来越显示出其价值。

以此前分析的美国消费市场为例,美国是个消费社会,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

美国不仅努力刺激消费的发展,还制订了极为严格的消费者保护法规,动用了众多公共资源来维护消费环境和消费安全,因此能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保护了美国的消费社会,维持了消费社会的繁荣。

正因为如此,“美国市场”的价值才被全世界所看重,投资者都以能进入美国市场为标杆。

因此,消费社会是市场的基础,有了这个基础,“中国市场”才有根基,才能体现其价值。

如果中国不是个消费社会,市场上充斥着可有可无、可买可不买的低质商品,缺乏保护消费者的制度体系,以及没有选择、没有需求层次的消费者,这样的中国市场就没什么价值,也就没有吸引力,在国际上也就更缺乏影响力。

目前所发生的情况,正是中国不仅在向消费社会演化,现在还处在买方市场的世界里。

买方市场与消费社会是高度一致的,也是“消费者说了算”。

在买方市场中,应该有一系列与消费社会相配套的制度,其核心是保护消费者的利益,建立较高的消费市场标准、配套严格的保护消费者利益的法律制度、严厉的监管和处罚措施,系统而严格的政府监管体系。

大马私企抓紧商机

西方发达国家从生产型社会走向消费型社会并非偶然,这一过程也伴随着从“生产型工厂”走向“消费型市场”的变化。

未来“中国市场”和“消费社会”的发展,同样会遵循发达国家走过的这条路。

安邦智库学者也指出,中国市场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是紧密相关。

安邦所提出一个重要结论,就是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总目标是建设消费社会。

一个成熟的消费社会是未来中国大市场的基础,那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仅是建设消费社会的关键改革和实现手段,也是建设和发展中国市场的关键手段。未来的中国市场如果要保持较高的价值,必然需有高质量的产品供给与服务供给。

而中国转向消费社会,也为其他国家,包括马来西亚带来了机遇。

在服务业方面,两国的服务业将更能相互投资,尤其是休闲、保健、娱乐、旅游等领域。

高端品需求增

在制造业方面,中国中上阶层消费者人口的增加,对较为高端的产品的需求也持续上升,而这对大马的制造业而言,也多了一层商机。

除此之外,中国的消费社会转型,或也能给我国带来一些启发。

若马来西亚消费趋势以政府开销来推动经济成长,将无法达到持续性的成长,因此大马有必要放行给私人领域,并且加强吸引外来投资,以来推动经济成长,带动企业与大众的收入获得增长,从而真正推动持续性的消费趋势。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