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会拿子女教育当赌注?/谢诗坚

一向只关心和鼓吹维护单一族群权利的土著组织,竟令人意料之外地在4月2日举行圆桌会议,主题是:“统考存废争议性”。大会在预料中通过议案促请“政府正式拒绝承认统考文凭,因为统考不符合教育法令下的教育政策等等”。

究竟“土著权威组织”(Persatuan Pribumi Perkasa)(简称Perkasa)是一个什么性质的组织?它的权威又是在哪里?

它的发起人依布拉欣阿里是善变的政治人物。1951年出生于吉兰丹,最初参加伊斯兰阵线(Berjasa(1978-1981)。这个党是从伊斯兰党分裂出来的,由当时的吉兰丹州务大臣纳西所组织。在吉兰丹参选演成巫统、伊党和伊斯兰阵线的三角战,伊党也在这场选举中(1978年)失利,失掉吉兰丹州政权改由国阵执政。

吉兰丹在国阵执政下,依布拉欣阿里又跳入巫统(1981-1991),继之转去46精神党。在1990年大选失败后,依布拉欣阿里又跳槽回巫统(1991-2003)。

到了2008年,他正式加入伊斯兰党。也是在这一年,他代表伊党再度当选巴西马国会议员(在这之前,他有两度当选国会议员)。这一年(2008年)刚好是反对党刮起反风而一举夺下5个州政权,国会议员也跃增至82席(包括依布拉欣在内)。

可是依布拉欣是拴不住的野马,他在2009年发起组织土著权威组织,是一个倡导马来人至上的非政府组织(又离开伊党成为独立人士)。

在2014年时,依布拉欣声称其组织已有42万名会员(到底是否有此数目不得而知)。但无可否认的,这个组织成立后十分活跃,也似乎是一个不亲华的组织;更对净选盟的运动给予反击和打击。由于行为偏激,出言不逊,因而被外界形容为种族主义的组织,也被形容为“激进主义”的组织。

土权有政治议程

本来一向以来土权组织并未触及华教问题,但在此时渲染此课题显然是有政治议程的,为朝野政党解围。

与此同时,我们也意外地读到一位主讲者的论调是荒谬与站不住脚的。

这位身为国民大学族群关系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的张国祥近乎信口开河地说:“部分华裔家长明知道统考或独中非国家教育体制主流,却还是把孩子送入独中念书。接着他们又企图利用政府‘凡事可商量’的心态施压,要‘鱼与熊掌’都兼得。

“虽然政府至今没有官方承认统考,但统考生仍得以进入私立大学深造。倘若往后政府承认统考就会出现统考生在政府大学‘抢滩’的事件。在政府大学名额有限下,就会发生种族鸿沟进一步扩大而更难以修补。”

张国祥的言论一边是责怪一些华文中学不愿接受改制成为独中,把自己孤立在国家教育制度外;另一边显露出独中的存在和对统考的承认是不必要的。

独中华教体系较完善

但事实不是这样的,最主要的是,1961年的教育法令,将华校切成两半,归顺的则成为国民型中学,不归顺的成为独立中学。

至于家长送孩子进独中是有正当的理由,这也是教育法令允许的。

其一,独中有较完善的华教体系,但也不忘推行三语教育。

其二,因为国家的教育政策有了改变,在70年代中期后全面推行国语教学,也就触动家长将子女送进华校,亦有部分进入独中。

其三,家长也知道独中生有另外的出路,海外也有市场,也就不坚持一定要进国民型中学和政府大学。

其四,每个家长都不会拿孩子的教育当赌注,绝不可能故意送孩子进独中,然后通过抗议和运动迫使政府就范,这样的时代已过时了。

正由于家长是堂堂正正将子女送进独中,也对独中教育有信心,根本不存在“故意心态”,因此张国祥的怪论是不公平也是没有根据的。

如果我们相信文化是多元性的,教育也是多元性的,那么多元教育又有何不当之处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