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章与立场/黄子伦

那天看张木钦撰文写丘光耀博士绝食一事,我心想这必引起巨大反弹,果然如此,而且这茶杯里的风波看样子是应该不会这么快平息。事先声明,丘张两人的作品我都看过也买过,个人比较喜欢他们以前的作品。此次撰文并不是针对他们两人,而是要针对一些网民的批评。

很多网民批评说张因为偏袒执政党,所以他的文章不客观,不能看。我就觉得奇怪,如果一篇文章有立场就不能看,网上这么多文章亲反对党,为何没看见这些正义之士也去批评那些作者也是有立场?说穿了,你不是因为张有立场而不看他的文章,而是因为你们两人立场不同,所以你才拒绝看。我也不怎么看极端马来人的文章,但我不会用这个借口。

而且,任何人都有立场,写评论的也不例外。我们又不是在学校考作文,好处坏处都要写一堆,然后在结论写:哦,其实有好有坏。拜托,那么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我们谁不知道很多事情都是有好有坏?我们会允许学生两个立场都说一些,是因为他们比较年轻,还未懂得拿捏观点,自身价值观尚未定型。

但如果大家都已经是成年人了,我是相信大家的脑袋会比较懂得思考,可以更成熟地看待每一篇文章。更何况,一篇文章就是因为有立场,才会吸引人,才会引发讨论或是争论。

据理力争才好看

就像是一场辩论比赛,正方双方据理力争才好看。你和人讨论一个话题时也是因为有立场或是价值观差异才有火花,你才会看到不同的角度。

把这个概念往下说,你之所以讨厌这些火花四溅,是因为你根本不懂得应付。你根本就不懂得如何表达你的立场。你说张偏爱执政党,那么你就写一篇文章反驳他啊!又不是没有给你机会。可是呢,我看到很多留言都是在谩骂、人身攻击、恶意标签、栽赃等下三滥手段。你这么做,和你瞧不起的国阵支持者有什么两样?你只不过比较懂得用一些堂而皇之的理由来包装自己伪善的嘴脸,尝试站在道德高地批评他人。

搞笑的是,有些网民可以容许反对党和马哈迪合作救国(哪怕马哈迪没有道歉过),却无法容忍任何人撰文批评反对党的任何人事物,就连一个“已退党人士”都不可以。

网民双重标准

这种双重标准的行为,只有一个合理解释就是这些人根本就不懂得反对党和马哈迪商量了什么,他们也不知道这个国家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应该做些什么。他们只是觉得“我现在的状况实在太糟了”,所以就相信了“改朝换代就会好”这个梦。有梦固然是好事,但这个梦到底实际与否,他们并不想要知道,他们只愿意相信那些可以让他们继续发梦的资讯,不愿醒来。就像是电影《Logan》里,X教授一直要金刚狼寻找漫画里的伊甸园。

其中让我觉得最过瘾的批评,就是有些网民说传统媒体实乃“公器”,不能“私用”。我姑且不讨论报馆到底是不是公器,何谓“私用”?张写文章“私”在哪里了?抨击反对党是“私”?批评执政党就不是“私”了吗?

而且这些网民在迎接社交媒体时,不是很喜欢说“传统媒体已死”、“没有人再看报纸了”这种风凉话吗?现在有人在报章里撰文骂反对党,他们就觉得传统媒体突然之间变得重要了?变得影响深远了?我该说这些网民的表现是另一个双重标准呢?还是因为他们看太多内容跟着那些“这么吃,就不会得癌症了!”的秘方进食,结果癌症不知能不能预防,先是把自己给吃笨了?

不过不用紧,就象刘德华唱过“老天爱笨小孩”。我觉得在政治里,政客们爱笨选民。都有人爱,不错不错。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