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受子宫内膜异位症疼痛折腾
女博士生12年来服避孕药

古比·卡尔过去12年饱受子宫内膜异位症的折腾。(受访者提供) 右图为子宫内膜异位指的是本应该存在于子宫内的组织,却在子宫外的其他地方生长。紫色圆状体为移出子宫外的内膜。(图/档案)

(新加坡7日讯)饱受子宫内膜异位症疼痛折腾,女博士生过去12年来服避孕药抑制疼痛,还一度痛到坐一年轮椅,须暂停博士学位4年。

新加坡《新明日报》报道,患病的古比·卡尔(Gurpreet Kaur,32岁)2005年在大学上课时,突然感觉小腹和骨盆部位剧烈疼痛,后来入院被初步诊断为卵巢囊肿。



她忆述:“我当时痛得死去活来,差点就晕过去。入院隔天仔细检查才发现是子宫内膜异位。”

子宫内膜异位(endometriosis)指本应该存在于子宫内的组织,却在子宫外的其他地方生长,尤其是在卵巢部位,并形成子宫内膜异位囊肿,引起严重痛经和月经量多的症状。

12年来每天服一颗药丸

医生开了避孕药帮助古比抑制疼痛,而她过去12年来每天都须服用一颗药丸。不过,每逢月经来潮时,她都还是感到很痛,每次都会痛得崩溃流泪。

古比说:“痛楚非言语所能形容,连医生也未必能了解。医生在2013年建议我改服其他药,岂料疼痛突然爆发到前所未有的程度,我因此被迫坐轮椅,一坐就是1年3个月。”



当时正在修读博士学位的古比,无法再回到英国继续学业,幸好校方允许她暂时休学,先留在新加坡寻求治疗,但这一拖就是四年。

她说:“我原本在2014年就该毕业,但这个情况使我必须拖4年,真的十分无奈。”

前后动4次手术

女博士生至今动过4次手术,将来可能还要再开刀清除异位的子宫内膜组织。

古比说,她在2005年动了第一个手术,接着在2014年10月、2015年12月,以及上月初动了三次手术,包括切除异位的子宫内膜组织。

如今,她每隔三个月必须注射两种药剂避免疼痛出现,并为减轻注射药导致骨密度流失而服用避孕药。

她说:“虽然我正在康复中,但医生说这种疾病没有一劳永逸的治疗方法,因为子宫里的内膜会不断生长,所以必须一直开刀切除多余的内膜组织。”

担心影响未来就业前景

虽然获得英国校方通融在新加坡完成学位,但女博士生仍担心影响未来就业前景。

因担心病情随时发作,古比得在新加坡完成博士论文。不过,疼痛可能每隔六至八周就发作,她因此担心,即便能呆在新加坡完成学业,但需要回英国提交作业时会有麻烦。

对此,她感到极度沮丧:“我已经被病痛折腾12年了,所以早就不去想为什么自己那么倒霉。但我看着同届同学一一毕业开始工作,心里无奈,我也对前景感到担忧,不知道情况会不会影响就业机会。”

严重经痛少女应尽早就医

新加坡女性患病率约10%,医生建议出现严重经痛少女尽早就医做诊断。

新加坡国立大学医院妇产科的高级顾问医生冯旭辉副教授指出,虽然新加坡未在这方面展开大型调查,但医疗一般上认为有10%女性患有子宫内膜异位病症,而不孕不育妇女群当中,40%患有这个疾病。

他也指出,一项调查发现,新加坡须要动手术治疗病症的年轻妇女当中,约七成疾病已到了末期,比西方女性的10%至15%高出许多。

“这是因为新加坡女性延迟治疗,大家也缺乏对这个病症的意识。我建议面对严重经痛的少女尽早看医生,提早得出诊断,以免影响未来生育计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