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突破瓶颈 中小企业伺机进军海外

大马经济转型中与安邦智库(系列)

在东南亚国家内,中小型企业数目占企业总数的95至98%,反之大型企业的数目其实很少,但对国家经济的贡献却很高,为各国提供约43%至97%不等的就业机会比例。因此,东南亚国家政府极致重视中小型企业未来发展。

同样的,在马来西亚,中小型企业是国家经济的重要支柱,中小型企业数目占企业总数的98.5%,并对国内生产总值贡献高达36%的份额。相比之下,在高收入经济国中,中小型企业对国内生产总值的平均贡献率占半,或超过51%。

为了致力发展国内的中小型企业领域,政府在推展2012年至2020年中小型企业发展大蓝图下拨款7500万令吉,冀望国内中小型企业在2020年可为国内生产总值作出41%的贡献比例。

此外,在公布2016年财政预算案时,政府宣布2017年为中小型企业年,全面整合政府18个部门和超过60个与中小型企业发展相关的机构,以全国中小型企业发展理事会为首,辅助、推动和扶持国内中小型企业的发展,以便达到上述目标。这是一项值得国内中小型企业关注的发展。

无论如何,国内中小型企业仍需面对来自国际贸易舞台上的竞争和变化所带来的影响。由于美国总统替换,新总统特朗普上台宣布退出以美国为首的跨太平洋伙伴贸易协定(TPPA),而且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政策,有意提高该国的入口关税和非关税壁垒。

这项协定涉及12个国家,并占30%比重的全球经济规模,是本世纪最大的经济贸易协议之一。

保护主义冲击出口

根据原定协议,我国原本是该协定下的最大亚洲受惠国之一,因为该协定有助于撤除或降低我国出口至美国的关税。

以领域而言,我国的棕油和橡胶、胶合板、电子产品、纺织品、汽车零件与配件出口原本都得以从中受惠,如今可能失去之前协定的潜在收益。

我国对美国的出口高企,加上贸易依赖程度偏高,一些中小型企业的美国出口,譬如家具出口可能受影响。

除了退出协定,特朗普总统也旨在必行地落实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可能导致国际贸易摩擦增加,包括实施较高的关税或非关税壁垒,我国各领域的企业出口或很难不受影响。

无论如何,我国对外贸易局分析,我国中小型企业产品主要出口至亚洲,譬如中国、印度、中东等市场为主,因此TPPA若不成行的冲击处于尚处于能管理的水平。

抓紧国际战略机遇

即使跨太平洋伙伴贸易协定无法落实,我国中小型企业或可以另一项协定中受惠,那就是东盟加6国,即日本、中国、印度、韩国、澳洲和纽西兰之间展开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

RCEP的市场规模高达23兆美元(101.2兆令吉),占全球经济约30%比重,联合国内生产总值达21兆美元(92.4兆令吉),国际贸易额规模占全球贸易额的20%。更重要的是,虽然这两项贸易协议都有共同点,但RCEP协定却更倾向于亚洲国家之间的国际贸易层面,因此分析师预测,这项协定尤其可为我国企业出口带来更大的商机。

如果这个协定获得美国和俄罗斯加入,变成东盟10国加8,市场规模就更庞大,变成全球近三分之二的大市场,潜能更是无限扩大。

此外,中国近年来提倡的“一带一路”倡议涵盖65个国家,人口总计高达44亿,占全球人口63%,目前由中国政府和机构方面推动的基建发展投资和相关领域需求已超过1兆美元(4.4兆令吉),加上我国处于此路线的中间地点,具有战略性的地理优势,大马企业可扮演中国企业走出去,扩展国际市场的中转站角色。

扩大出口份额

国内中小型企业若做好准备,捉紧契机,必定能这些国际贸易协定中有所斩获,扩大本身的出口市场份额,我国中小型企业有必要好好探讨这类协定所带来的商机。

2017中小型企业年内,我国各中小型企业相关机构,包括中小型企业公会、国际贸易与工业发展部和对外贸易发展局协力合作,包括通过带团国内中小型企业参与海外国际贸易展览,以及组织海外贸易代表团,帮国内中小型企业开发更大的国际市场,锁定的国家包括中国、中东、东盟、东亚和非洲等。

令吉贬值加重成本

另一方面,马币下跌,导致入口原料成本高涨,才是令中小型企业,尤其是制造业领域业者头疼的课题。

针对这一点,除了进行汇率护盘,避免企业盈利被侵蚀以外,在企业内部方面,国内中小型企业应致力提高企业竞争力,包括更积极地进行企业转型,精明管理,加强自动化生产程序,落实更先进的技术发展,甚至采用电子商业来开拓更大的市场,甚至是颠覆现有的商业模式,革新和创新整个企业,力求进步,才能在更大的国际市场内站稳阵脚,迎战国际竞争对手。

申请贷款吃闭门羹

许多充满前瞻发展眼光的中小型企业虽充满壮志雄心,有意扩展其业务,奈何却被国内的正统融资管道,尤其是银行所拒绝,在融资道路上一直吃闭门羹的消息时有所闻。

根据马来西亚银行公会分析,国内中小型企业的贷款不获批准的原因,通常是因为有关申请者的计划可行性不理想、抵押不足,财务表现欠佳及信贷摊还记录欠佳等。

基本上,国内许多中小型企业老板都是白手兴家,尚未成功累积任何的财富,因此没有足够的资产作为抵押,从而无法过关。

更多的企业投诉,即使它们提呈的商业计划发展前景不俗,但是由于是行业新星,没有足够履历,使银行不愿意发放贷款,从而使他们的发展计划受阻。

低息贷款鼓励投资

因此,政府有必要通过基金发放拨款,或者通过银行以外的传统管道,创立更多的中小型企业融资管道,是推动我国中小型企业发展的关键因素之一。

我国政府通过中小型企业银行,为国内中小型企业提供贷款,也通过某些机构发放贷款,其中趋向华社的中小型企业贷款管道,则有隶属首相署的中小企业拓展中心负责推广,由马华自立合作社(KOJADI)负责发放。

过去3年来,政府通过该机构拨给华裔中小型企业一共1亿5000万令吉的低息贷款,通常介于一年4%的利息水平。

截至今年初,该机构指出已发8560万令吉给458家成功贷款的中小型企业。

我国政府也通过进出口银行为中小型企业提供2亿贷款,以及最多10亿的投保服务;通过中小型企业银行提供营运贷款、青年18-30岁创业贷款和大学生贷款;中小型企业机构也提供财务贷款与援助,有关计划包括业务促进、提升与加强计划、中小型企业软贷款及资讯工艺软贷款等。

近期,兴业金融公司也提供5项低息贷款计划,包括自动化及现代化、服务发展、中小型企业、出口服务贷款等,旨在协助刚成立,但有潜能的企业创业、拓展业务及公司规模。

融资管道不断创新

我国对外贸易发展局提供企业开发辅助金、出口展销、销售配对及女性总执行长基金。

实际上,除了这类传统的融资管道,随着金融业近年的发展变化,中小型企业还可通过更新颖的方式进行融资,包括创投基金、创投、天使基金,风险投资,股权众筹,甚至网上贷款等方式。

上个世纪,我们一般认为,只有科技公司才能够采用这类非传统的融资管道,但现在随着融资条件放宽,进行贸易或制造业的中小型企业也可考虑这类融资管道。

由此可见,由于全球游资充沛,出资者都对任何充满潜能的商业点子有兴趣,只有有关企业愿意让出股权,出资者就会考虑入股投资,其前提是企业本身具备良好的管理素质与未来发展潜能。

在2017年中小型企业内,我国中小型企业有必要密切关注政府为提升和辅助其发展而作出的各项新政策与措施,配合并抓紧契机与时机,壮大企业发展,并在国际贸易舞台绽放光彩,为国扬名。

最新报道

侨丰地产打造宜居环境
Iringan Bayu安全又环保
爱狗人大增带动市场
宠物店生意旺
新春“房事”马虎不得!
胡润百富至尚优品奖
M101获亚洲杰出新秀奖
努沙再也门户TOD地段规划赛
UEM阳光公布Atkins得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