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新村的建设/谢祥锦 

在2014年,中国公佈了《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让不少大小城市都投入了城镇化改革的行动。在2016年,中国兴起了“特色小镇”的建设热潮。

所谓的“特色小镇”,是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公佈的《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所提出具有特色、休閒旅游、商贸物流、现代製造、教育科技、传统文化、适合居住的小镇。到了2020年,预计中国將有1000个左右的这类“特色小镇”。

在这样的新型城镇化的框架之下,特色小镇的功能其实和城市发展的功能相似,即提供充足的就业来吸引人口;基于资源以及人口因素,这些特色小镇往往都在大都市周边地区。

不过,中国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指出,在这类特色小镇建设中,其实存在一些误区,比如有少数地方政府动辄提出花多少亿打造多少特色小镇。

他以浙江为例,提出浙江这一轮的特色小镇基本都需要六七年时间的培育才可能形成比较鲜明的特色,因为特色小镇是企业家在一个地方聚集逐渐形成的。在这个过程中,政府的主要作用是引导和制订相关的政策,而投资的事情则应该由市场负责,形成真正的工业基础。

在浙江的例子中,以玉皇山南基金小镇能诞生,一方面是企业在发展中需要不断地通过资本来“输血”,另一方面则是当地民营资本壮大后急需寻找投资渠道,其实这也是浙江“块状经济”发展催生大量特色小镇的一个缩影。

另一方面,中国中西部有些地区的投资基础不深,同时也没有形成工业群,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打造的“特色小镇”,前景自然令人觉得忧虑。

根据安邦智库(Anbound)研究团队的分析,“培育特色小镇”要考虑原有的工业基础和资源禀赋,而目前中国许多所谓“打造特色小镇”的案例实际上还是城市化和房地产的概念。

如果新一轮基层城镇化泡沫发生,恐怕会再次产生当年三四线鬼城的危局,令地方财政乃至中国经济背上沉重的包袱。以全中国范围而言,培育特色小镇还是需要花比浙江地区更长的时间。

需要一定工业基础

同样的,马来西亚最近也推行新型城镇化的概念,而根据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在不久前的宣布,新村事务部门已从全国614个新村中初步选出20个新村,计划将这些新村打造为旅游景点;这样的计划和中国目前推行的“特色小镇”有些相似之处,因此也能借鉴中国的一些经验。

把这些新村打造成马来西亚的“特色小镇”,除了政府的引导,也需要有一定的工业基础。

马来西亚的新城镇化中,这些新村需要与毗邻大、中城市有联动作用,同时需要贴切、符合不同新村特色的发展计划,发挥新村的优势资源,而且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培育,才能达到新城镇化的目标。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malaysia@anbound.com

最新报道

侨丰地产打造宜居环境
Iringan Bayu安全又环保
爱狗人大增带动市场
宠物店生意旺
新春“房事”马虎不得!
胡润百富至尚优品奖
M101获亚洲杰出新秀奖
努沙再也门户TOD地段规划赛
UEM阳光公布Atkins得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