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救“青蛙”?/方城

前两年因为教育部的青蛙计划(VLE Frog)未加善用而被质疑滥用公币的事情,到了今天,其实尚未结束。大家大概无法想象,教育部为了要证明它在教育界的功用,事发时,用强硬手段要老师及学生挤进青蛙池游动,但因为网速如龟,结果效果不大。

后来,又再花一笔巨款,给全国老师一人一台“也是(YES)”手机,还提供移动数据,务必要老师们入池活动。

签同意书变相威胁

首先,该电话触屏反应迟钝,按一个字母,常要按几次才行,这姑且不说。单说老师拿了公家一个电话,条件就一大堆了,其中包括若电话不见得报警,作出赔偿;一旦老师退休或停职必须原壁归赵,还必须连盒子连塑料袋都一并归还。

换言之,你拿了电话,你必须找一个地方让装它的盒子及说明书‘住’。如果你嫌麻烦,不要拿,也不行,相关部门下令所有老师必须拿,然后签同意书。这简直就是变相的威胁。有些老师,拿了电话,为省麻烦,直接把它冷藏起来,完全不用。试想:你用或不用,数据费还是得按月还啊!这还不也是浪费?

再说,电话的寿命有多长?有用过智能手机的人都知道,短则2,3年,长则7,8年,电话就得报销了。那些还有十多年才退休的老师,到时恐怕是要还手机的尸骸了吧?

老师们有了电话,当局发现学校的整体使用率还是不高,就展开由上而下的施压活动。(有时,我很佩服老师们的服从性,只要指令一下,总是乖乖就范。)于是,学校把所有要老师填的表格放上青蛙池,要求老师下载填妥,再上传,图增加青蛙池的使用率。

对我而言,这种做法既不实际,又浪费时间及资源,因为就算老师填妥,上传了表格,大部分老师还是会怕电脑系统出问题,打印收藏,这就造成纸张的浪费,与原本的鼓吹的使用网络,节源环保的理念背道而驰。

有鉴于如此救蛙行动,犹未见效,于是又下令老师每一两周,在青蛙池里设计功课让学生入池完成,作答后再上传答案,让老师批阅。好,这本也不是坏事,问题是学生可以不可以叫人帮他完成再上传?如果学生真做了这样的练习,老师也花时间批改,练习本上的功课自然会减少,这是正常的事。

浪费老师时间精神

这时,学校又有另一套机制检查老师给学生的功课练习是否足够,练习本上练习不足还要被责问。到头来,这网络练习就显得多余,只是浪费老师的时间精神而已。又有人说可要求学生把功课打印出来当作证据,这样网络教学节源的意义在哪里?我一直不明白,这些功课本来就可以在老师进班当面要学生做的事,却偏要通过网络来进行,不是多此一举吗?

为了救蛙,大家都在做没有贡献、没有效率的事。因为做了和没做,对于育人的成败是没有关系的。当老师为了网络工作而无暇教会学生该有的道德情操,这样的“救蛙”行动,还有意义吗?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