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通胀舞出火花/杨名万

国内汽油价格过去两年跌跌撞撞,今年1、2月转为高涨,与通胀共舞,舞出零星火花,稍微改变了通货膨胀格局。

本周三开始,油价改为每周公布,第一周顶价显著的双位数下调,灭掉了小部分火花。

最普遍的RON95汽油价格,每公升依然RM2.13,处于2令吉以上水平,比去年任何月份都高,通胀火花没有完全消灭。

这年初的一轮高涨,使到过去一直靠着偏低燃料价格,大幅度下跌的交通运输价格指数掩护下的通货膨胀率,爆发式显现其原本就高涨一面。

这原本就不是秘密,在令吉汇率于前年开始显著下滑当儿,政府趁着国际原油价格下跌,国内汽油价格下调时,逐步将剩余的一些统制品补贴挪除,让这些物价的涨势,在低落的交通运输价格指数掩饰下,不易察觉。

上个月本栏在分析1月份通胀率飙升至3.2%,达到11个月最高水平时,就已经警戒读者,这是油价逆转,通胀开始现形的时候,接下来的通胀率会因为少了这油价低落掩护,显现出高涨真颜色。

3月通胀恐冲上5%

今年1月是国内汽油价格首次从过去下跌,逆转成上升,这转变令过去掩饰通胀率的交通运输价格指数,不但不能继续扮演掩饰角色,本身反而成为高通胀的其中一个促成因素。

今年2月通胀率飞跃至4.5%,达到自2008年金融风暴以来的8年最高水平。

尽管第二财政部长拿督斯里佐哈里声明,这2月通胀率达到8年最高纪录,主要是汽油价格上涨所致。

目前国际原油价格已转回下跌趋势,他相信通胀率会有所调整。

不过,国家银行经济部主管法兹亚利在接受一家财经通讯社专访时,却毫不含糊透露4月公布的3月份通胀率可能会超越这2月份的4.5%。

这意味3月通胀率若未超越5%,也很可能逼近这关键水平。

经济恐萎缩

过去经验显示,我国经济所能承受的通货膨胀率是5%。一越过这关键水平,经济恐怕就会逆转至萎缩,连续两季萎缩就等于经济陷入衰退。

自敦马哈迪于1980年代任职首相,并开始了系列补贴政策后,我国经济就因为统制品多,物价平稳,很少会面对5%以上通胀率。

过去会出现这窘境例子,通常是因为政府施政有问题,或刚好处于经济或金融风暴,令吉汇率大跌,导致防线失守。

失守防线或衰退

我国最经典的通胀率达5%经济就陷入衰退例子,发生于1997/98年金融风暴后,通胀率于1998年3月起就冲上5%以上水平,从3月5.1%,到12月5.3%,全年平均5.25%,而经济生产第一季就萎缩3.1%,最严重是第三季,双位数萎缩10.9%,全年经济增长率当然陷入负数。

最近一次通货膨胀率上升至超越5%则是2008年,当时也是由于政府于6月4日,允许国内汽油价格上涨40.4%,导致6月通胀率从5月的3.8%,飙升至7.7%,7、8月更是达到8.5%。

幸好后来国际原油价格急速回跌,通胀率也回缓,12月份只达4.4%,全年平均5.45%。

这一轮的高油价,令2008年全年平均通胀率超过5%,当年最后一季经济增长率仅0.1%,基本上等于横摆,2009年第一季,经济萎缩了6.2%,第二季再萎缩3.9%,连续两季萎缩,经济衰退,当年全年经济平均增长率也陷入负数。

每周报价淡化冲击

这两个例子虽然重点是在通胀率5%防线失守,最后经济萎缩,不过,两次都刚好是处于金融风暴时期,而2008年则是因为政府无法忍受国际原油价格上涨造成庞大的汽油补贴,而大幅度调高国内汽油价格所致。

政府在今年国际原油价格开始不规矩波动时,宣布将每月汽油报价机制,改为每周报价一次,从固定价格,改为顶价。

这是避重就轻,转移1、2月份油价上涨及接下来可能会继续升涨对通胀的冲击。

每周油价变动,在价格起伏不定时期,的确有助避免市场过度反应,在群众习惯了顶价起伏状态后,汽油价格上升的冲击也会因此淡化,令通胀可以更实在的反映市场确实供求状态。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政府不能忽视任何足以燎原的通胀星星之火。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