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严重缺美元?/何启斌

中国曾经不断自豪的宣称:拥有全球最高额的储备金(近4兆美元,2014年未)。

不过,只在短短的两年内(2016年)这大笔的储备金居然“失踪”了25% ,少了近8000亿美元(3.52兆令吉)。

今年首2月几乎跌破3兆美元(13.2兆令吉)的大关。

数据显示,中国一年的贸易盈余接近5000至6000亿美元(2.2兆至2.64兆令吉)。

中国的“资金失踪”,不能由这一笔巨额的贸易盈余来补偿。

问题是为什么中国的储备金可以不断快速增加,从 2005年汇改前的1.2兆美元(5.28兆令吉),飞涨到2014年的4兆美元(17.6兆令吉)?

了解这个“转变”,就可以解答和预测中国储备金会继续“失踪”的理由,才能准确预测中国是否已经陷入“缺美元危机”?

几个月前著名的余永定曾经说过:保储备不保汇率?

这是否意味着中国的“资金流失”已经达到严重地步?

中国储备金主要来源:

1.设厂的直接外资(FDI)

近年FDI已逐步下降。自去年以来中国执行严厉资金管制,连5万美元(22万令吉)都很难汇出,旧的DFI肯定走,新的也很难再来中国。

2.买股买债等组合资金(GPI)

虽然一些数据显示中国在外发的地产债券还有买家,这些买家还是来自中国而非外资。这个也逐步减少。直通车并未带来外资流入。

3.贸易盈余

中国近年盈余高达5000亿美元(2.2兆令吉)以上。不过接下来特朗普的“保护主义”必然强降这些盈余。这是中国外汇储备金最重要的一个或最后的来源。

4.从外国借贷美元

《经济学人》的去年数据显示,单单地产公司从开曼岛就借了1.5兆美元(6.6兆令吉)。

野村的统计是“近3 兆美元”(13.2兆令吉)。

这些“美元借贷”也是中国高额储备金的来源。现在要偿还,储备金必然减少。

5.印人民币买美元

IIE (国际经济学院)的FRED Bergten 向奥巴马证明,中国每天卖人民币买美元高达60 到100亿。这个数据才是中国储备金的最大来源。现在相反的情形正在发生:中国必须“卖美元买人民币”来支持人民币,避免继续它不断贬值。因此储备金就不断下降。

禁境外买房堵资金外逃 

中国自温家宝后期就开始让资金“比较自由流通”。当年还不断和全球37个国家签下“SWAP 换汇”的协议。

在2014年以来,李克强就执行“上海自贸区”和两个股市的自通车。这些“自由化”的动作,让大量的资金流出。2016年年头单单在香港就累计的超过3兆人民币(2兆令吉)。

李克强似乎不知道中国国内的“恶劣金融形势”和大笔的美元外债,放松资本户口,让资金流通,导致了“大空头”凯尔贝斯(Kyle Bass)和其他炒家抛售人民币,带来人民币不断贬值的预期。

中国内地的人民也因此不断“走钱撤资”。

幸亏自2016年3月以来中国就执行“资金管制”,稳住了储备金的数量。

但是人民要“撤资逃走”的愿望却不断加强,所以中国就不断执行更严厉的资金管制。

我们别忘了中国的外债是要不断的偿还,以美元来还外债。如果野村所说的3兆美元准确,那么,中国或许已经陷入了“缺美元形势”。

到底这个“缺美元现象”是否会变成“危机”,那还得看中国如何处理其汇率和“管制”。

这次中国对中国买家在外国买地产的“限制”,就看到“危机的形势”。

今年加强管制

去年正月已经开始执行这一条限制,现在才开始严厉,可见情况时越来越坏,才出此下策。

再下去,我们宁可预测中国很难放松管制,因为中国的恶劣金融形势必将很难“去杠杆”。

去产能去库存容易,过快“去杠杆”,必然导致全国资金链破裂,企业遍布破产,失业激增。

中国对外的投资必然“缩水”,正如我们今天看到的碧桂园的事件那样,这只是中国“缺美元危机”的“冰山一角”。

最新报道

侨丰地产打造宜居环境
Iringan Bayu安全又环保
爱狗人大增带动市场
宠物店生意旺
新春“房事”马虎不得!
胡润百富至尚优品奖
M101获亚洲杰出新秀奖
努沙再也门户TOD地段规划赛
UEM阳光公布Atkins得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