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圆昂贵梦想/李治宏

日前某一个周假,用完早餐后闲来无事,载小儿到一个开发中的综合城镇计划“兜风”,途中儿子见到一个大气球(实为发展商为吸引人看屋的热气球),嚷着要去看“球球”。

于是我的车子朝着热气球方向驶去,这才发现,该发展计划正举办某期房产推售的仪式。

现场人山人海,挤个水泄不通。除了不少购屋者及投资者,相信也不乏如我和妻儿这类过路人,以及凑热闹者。

但根据现场设摊位招生意的银行职员,当天的买气相当不错,除了不少购屋者,当然前来垂询者也相当多。

这令我想起了不久前的某个周日,我同样带着妻儿趁着假期去“兜风”,出席一个当天开张并举行盛大开幕仪式的高档陪月中心,当时的目的是带孩子看中心请来助兴的舞狮舞龙表演,但笔者却有“意外收获”。

原来,这个现场门庭若市的豪华陪月中心,收费高达至少1万8000令吉以上,但别以为这么高的收费乏人问津,恰恰相反的是,这个据悉收费高达1万8000令吉或以上的中心已“高朋满座”,临盆在即的孕妇若要入住,须排期至今年10月。

更夸张的是,别说要入住,即使访客要参观房间,也必须先预约。

另一方面,笔者一名结婚多年不育的友人,在千方百计仍无法顺利怀孕后,找上一家助孕中心,盼望助她圆梦。

根据她说,该中心提供的人工助孕手术收费高达约2万令吉,而如果碰到一些难题,还会有额外收费。

助孕疗程费用高昂

虽然如此,有关助孕中心同样门庭若市,而且还有不少“求子心切”的外国妇女尤其是邻国印尼华裔妇女到来求助。

由于这类助孕疗程至少须耗费一年半载,可想而知,除了高昂的费用,来自外国和外地的妇女还需舟车劳顿,耗费不少来回的交通与住宿费用。

但不论是房产推售、陪月中心或助孕中心,这些常青领域即使收费高昂仍高朋满座,除了说明“人类基本需求”的市场需求殷切,更重要的是,它不会受到经济景气的影响,毕竟经济再差,富裕且舍得花钱者仍大有人在。

只是助孕费用的日益高昂,对一般国人仍是一笔庞大的负担,甚至因此却步。

这就有如早前有报道指,逾60%年轻国人无力买房,以及汇丰银行最新调查,71%无力购屋的千禧族会在加薪后才买房一样。

据了解,在澳洲及欧洲多个先进国,当地政府皆为寻求助孕者提供补贴,甚至负担高达70%费用。邻国新加坡国民则可提出公积金进行有关用途。

大马政府虽也提供一定的补贴,但据了解,有提供助孕服务的政府医院(据悉全国屈指可数)仍收费高达1万令吉以上,虽比私人助孕中心便宜一大半,但对广大不育但“求子心切”的国人来说,仍是一笔沉重的负担。

诚如帮助许多“无壳一族”完成居者有其屋的梦想一样,政府或可仿效外国,提供更多补贴或允许提取公积金进行助孕用途,设法帮助广大不育者,完成他们育儿的梦想。

最新报道

侨丰地产打造宜居环境
Iringan Bayu安全又环保
爱狗人大增带动市场
宠物店生意旺
新春“房事”马虎不得!
胡润百富至尚优品奖
M101获亚洲杰出新秀奖
努沙再也门户TOD地段规划赛
UEM阳光公布Atkins得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