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废票是自我否定/谢诗坚

记者问我,你对有人在网上发起成立“废票联盟”有什么看法?

我反问:为什么要投废票?对方说,因为网民说都不喜欢两个阵营,也把它们视为烂苹果,因此最好的方法是不投票或投下废票,以示抗议。

我认为这是十分消极的想法,因为一旦举行大选,不论你投不投票已不重要,重要的是肯定有人胜出。主要是不论候选人得票大大减少,只要其中一位的得票超过其他对手,他就是胜利者,所以投废票等于浪费选票。

从这个角度来看,用不投票或投废票的方式来抗议是无济于事的,也不是聪明人的做法。其结果是在两个烂苹果中,会有一个烂苹果当政。

这就是说,消极的选民是无法作出改变的,因为他们已发弃权利,任由其他不“杯葛”的选民来作出决定。

破坏民主制度

正由于我看不到有什么好处,也就完全不同意“抵制”投票的行功。

这不但破坏民主制度,而且也影响了候选人当选的机会(明明在两个烂苹果之间,有一个还是不太烂的,却由于投“废票”,造成不太烂的苹果失败了。)

固然我们不否认当今有人在网上议论投废票的事,甚至有人建议发起组废票联盟之事,实在无法理解。

这里有三个例子可以引用作为参考:

(一)第一个例子是发生在1969年的大选,由于左翼的劳工党遭受严重打击,诸多党精英被扣留,使到党务处于半瘫痪状况。在感到失望甚至绝望之下,劳工党宣布将在下一届选举“杯葛”大选,以抗议政府特别针对劳工党采取高压政策。

为了表示最大的决心,劳工党敦促所有的国州市及乡村议员辞职(1968年)。这意味着劳工党不再迷恋议会选举,而是采取走向街头的斗争。(劳工党于1966年与人民党分家,社阵宣告瓦解)。

由于劳工党留下的政治真空,很快地被其他反对党取代了。这包括民政党(1968年组成)、民主行动党(1966年成立)、人民进步党(1954年成立)及回教党(后称伊斯兰党)(1951年成立)。

另一方面,远在东马的人民联合党也在70年代初期“脱胎换骨”,从与马来西亚劳工党和新加坡社阵走在一起反大马到70年代向右转在1970年与联盟合组砂拉越联合政府。

有人在许多年后惋惜地说,如果当年劳工党不号召“抵制”大选,它也许不会在70年代就“沉沦”下去,更不会让其他反对党全面取代其地位。群众也对左翼迷失方向。

(二)第二个例子是在1962年时,从人民行动党分裂出来的“新加坡社阵”在大力反对马来西亚计划下,对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提出“全民投票”表示不满,它指出李光耀政府提出的三种合并选择是以不同方式加入马来西亚,内中没有一条是不加盟马来西亚的。为了展示社阵的国际政治责任,新加坡的社阵也带头反马来西亚,号召选民对“全民投票”投下“空白票”。所谓空白票就是投废票(新加坡推行强制投票制,每位选民必须参与投票)。

尽管在新加坡社阵号召下,有25%的选民响应而投下空白票,但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则以超过70%取胜,也把“空白票”视为废票。这就是说,“杯葛选举”的结果并没有带来改变,继之在1968年的大选,新加坡社阵也“抵制”了。在70年代后社阵自我消失,直到今天,新加坡仍未有一个反对党可与当年的社阵攀比。

废票害死连战

(三)第三个例子是台湾的一群文化影视界精英成立“族群平等行动联盟”,要求总统候选人别撕裂族群,否则不排除投废票的可能性。领导人有侯孝贤及南方朔等人。这一年,是国民党的连战与宋楚瑜对民进党的陈水扁和吕秀莲角逐。

a)令人惊讶的是,在这次总统选举中竟有33万人投下废票。结果是国民党败了,民进党的陈水扁偶然崛起成为民进党首个总统。

b)虽然是有了不少废票,但已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加速国民党的失败,扶起了一块烂泥。其结果是废票害死连战。

c)自此之后,陈水扁也把政治搞得乌烟瘴气。直到今天仍然留下后遗症,原本只是要教训连战不幸成为连战的“政治坟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