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赛有意思/郑喜文

巫统宣传主任安努亚慕沙搞了一个征文比赛,题目有点长,称之“林吉祥是否种族主义、反回教、反马来人与独裁?”。

为此,数名行动党的青年领袖分别在雪州及霹雳州报警;我倒觉得不必要,可取之处还是有的。

首先,那题目是一个问号,让你近距离的分析、辨别、论证这位行动党的领袖,而参赛者必须以事实佐证,为自己的观点说出一个所以然,它煞是一篇论文,或一场辩论,其结果,可以“是”也可以“否”。

在巫统的口里、眼里和字迹里,行动党从来都不会是好东西,然而这一次,焦点却是放在林吉祥这位老先生,单单这一个题目所含的“信息量”也是有够多的。

而要抹黑这名老先生,也是非常困难的,毕竟他没有收过来自中东的捐款,却无缘无故的先后被扣留长达数年,也不见得有平反的可能,而巫统的支持者三言两语也很难把事情给说明白;这个手无寸铁,也没啥大权可以握的老先生,究竟何时犯下了种族主义,兼反回教,反马来人的同时又很独裁?

最神奇的是,林先生在犯之前的老早老早已在未经审讯的情况下就被援引《内安法令》给扣留了16个月,怎么有可能会在若干年后的今天,一口气犯完了上述“罪名“,却还安然无恙呢?

擦鞋也要墨水

林吉祥即使无意犯错,有心要治他罪的也太多了,你看看题目就知道,偏偏,征文讲求的是理据,含糊不了的,这就像安努亚即使要拍马屁,征文“首相纳吉是马来西亚历来最好的首相?”,然后300万个巫统的马仔准备好了擦鞋子的油和刷,肚子也得要有一点墨水,即使不是字字珠玑,至少也要言之有物才能有望入围的呐,那不是比高举“我爱首相”的牌子来得有意思吗?

巫统难得摒弃了最拿手的摇屁股、红衣人等流氓文化,虽然搞文创运动有点好高骛远,目的也非常恶劣,然而精神还是可嘉的,点子还是可取的,而且奖金高达5万令吉,非常吸引,我也打算参加,结论会引向“如果林吉祥是种族主义,那他应该加入巫统”之类的观点,到时就奢望巫统不是那比赛的唯一的评审。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