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转型,还得向中国学习/南洋社论

首相纳吉将于5月中第8次访问中国,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作为亚洲两个朝向转型中的国家,有着相互学习互补的地方。

在朝向转型过程中,中国肯定走先了许多步,并且更作好充分的准备。

《南洋商报》独家报道,2017年综合均富国际(Grant Thornton)和万事达卡(Mastercard)的国际调查显示,马来西亚企业界高层的女性代表为东盟国家最低,女性企业老板的比例,也在区域内排名最后。

大马的高职女性比例是24%,女性企业老板则达17.1%。中国的女性老板是30.9%,居亚洲第三位。

2015年瀚纳仕亚洲薪酬指南指出,在中国,36%的管理职位由女性担任。

女性高管参与率,全球是25%,亚洲29%。很显然,中国在女性在职场上参与率,乃至深度都跑在大马,甚至是全球和亚洲前头,并不断进步中。

反观大马,落后亚洲,甚至全球平均水平后头,女性担任企业界高职的比例,也从去年的26%下跌至24%,情况不进则退。

让人忧虑的是大马女性职场参与率与参与深度不仅跑输亚洲和全球大市,甚至在东盟内垫底。

第11大马计划(2015至2020) 下,政府希望把女性劳动人口参与率,从2014年的53.6%,增加至2020年的59%。

根据教育部统计,1998年开始,国内大学女生人数开始超越男生,达52.7%。2001年更上升到70%,并一直维持到今天。

对女性追求事业的文化偏见、缺乏提升的机会和援助,以及灵活工作时间,皆是女性在企业界担任高职或成为创业家的挑战。

从最新的调查结果来看,这是一项严重问题,多元性别的趋势开始失去动力,而性别多元性恰恰是企业面对的一个严峻问题,尤其正当全球面对人力市场下降严峻挑战的年代。

国际管理咨询公司埃森哲(Accenture)调查显示,2020年从先进市场大学毕业的女大学生可能是第一批见到男女薪资平等的一群。

首相纳吉曾表示要将女议员比例提高到三分一,但无论职场或官场,大马表现都不尽人意,更糟的是落后大市,甚至在东盟垫底。

女性高管或老板的数字并没明显上升,反映了大马女性职场不平等的一面,没获改善,进度也不高,更甭说高职高薪了。

女性员工数量的增加不会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变革公司文化,以绩效升职,提出实际举措将是真正的解决方法。

19年了,问题每况愈下,再不解决,首相纳吉制定2050年国家未来30年转型计划(TN50)将难实现,并成空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