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照孤单

孤单(14)

 大学法律系毕业后,我在吉隆坡曼谷银行的一间律师馆实习了9个月。

工作天的上午,我驾着摩多奔驰在特为摩多骑士建造的摩多车道,无阻碍地奔跑吉隆坡、沙亚南和巴生3地的法庭,主要是替律师上司展延案件、定开庭日期及取得对方缺庭下的判决。那时,由于几个主要大道正在动工建设,汽车道塞得很厉害。当时的我在想,一旦我正式成为律师,不能再骑着摩多在摩多道上自由奔驰,而得顾着律师身分驾着汽车,却痛苦地塞在汽车道,是何等讨厌的日常生活景象!

那一段日子,我住在一间租来的小房间。放工回房,一个人随顺自己的时间,给朋友写信,或阅读书本。一个人的生活,其实不苦。但是,我想到未来得长久在汽车道堵着车抱怨的日子,怨憎会的感受马上浮现在眼前。

最后,我决定放弃一个人的自在,回到家乡执业,因为尚未发展的马六甲,交通顺畅。

苦,并不来自一个人的独处,而是怨憎会的日常生活状况。所以,我选择了自己喜欢的生活环境。

孤单(15)

你不知到怎么解决这问题?

作为经理,竟然没察觉伪造文件,签下公司合约,一大笔约金已交给骗子。怎样向董事交待。前途会怎样?

又,两天后是销售业绩总结日,离公司所定的指标有很大距离,至少要在一天内,找到10单生意。今晚已经被目标顾客烈酒灌得想呕。

又,工作团队的关键人物,总是颠颠废废,时而配合,时而病假。其他团员不是素质不够好,就是奉献努力不够。你的理想目标总是不达标。

你拖着疲累的身心回到家,孩子在烦着,另一半在处理。他或她也有工作上的烦恼。你不想把困境说出来。你不想无法解决问题和烦恼的情绪,影响家里的和睦。

你决定一个人承担,一个人孤单的面对。

问你今天怎么样?你说,还好。可是,你的心神不宁透露了许多。他或她默默地陪伴,因为感觉得到你的一个人。

为了更好的生活,你们陷入了有人陪伴,却一个人面对的孤单。

这孤单,苦吗?苦,但是来自怨憎会的状况,求不得的理想及爱别离的美梦;也来自身心疲累的身苦与心苦。你没有选择离开这样的生活,因为别人活得比你更好,尤其是你的兄弟姐妹和朋友。

苦,来自一个人的孤单吗?

值得深思的现象。

孤单(16)

生活在功利的现代社会是一种共业。福报好的人,拥有选择的能力,就根据自己所乐所好而生活。不过,大多数人为了三餐温饱,或向往的美好未来,而活在职业或工作压力之下。很多时候,困在得一个人面对的孤单局面。

一个人的孤单,肯定是苦的吗?肯定求不得、怨憎会、爱别离,或身心劳苦吗?未必。

环境不转,心转。前述的苦,其实是心所苦。心转而不苦是可能的。所以,一个人孤单面对时,也可以有不苦的情况。

职业或工作上面对突发状况,无法解决,得一个人忧心。如果担心处理不好,会失去顾客、失去生意,甚至失去工作,那就有怖畏。怖畏,就是挂碍。挂碍必苦。

转一转心念,自己的职业或工作乃为顾客解决问题,解除忧虑,让他们安心,获得想要的成果。把心念建立在慈悲的基础,安定内心,思索解决方案,准备牺牲自己的利益,只求完成职业或工作上的任务。

很多时候,当你调整服务或工作的心念,很多出乎意料的转机会出现,事情以最少的伤害或破坏得以解决。慈悲喜舍和智慧的处理,一个人的孤单面对,未必是苦受的。

曾经面对一个很难处理的问题。必须一个人处理的难题。一位新加坡人拿着爸爸和婆婆的死亡证书及位于马六甲的马来保留地地契,聘请我的律师楼处理遗产执行书申请。他婆婆是本地娘惹,爸爸则移民新加坡。法庭发出遗产执行书后,新加坡人托人售卖土地。买方刚巧(或不巧)是我的朋友。买卖合约签署后,需要申请庭令转卖。买方付了10%定金。

就在处理庭令申请之际,另一位朋友联络买方,说土地属于他的。他是向一位同名的年迈新加坡公务员购买。由于想转卖,所以没有注册割名,只签署买卖合约和授权书给予其马来伙伴。他已经联络该公务员作证。他说我这方的文件一定是伪造的。我们3人约好出来谈判,我和买方认为未必,不知谁是骗子。我向新加坡登记局查询:卖方及父亲的登记,还有父亲死亡证书正确无误。不过,婆婆的死亡证书,年代久远,记录不全,不能证实。

我把卖主请来马六甲。他说文件真实,新加坡公务员是骗子。我带他去警局报案。我私下问警司可不可以扣留审查。警司说是商业纠纷,不会刑事扣留。发展至此,不知谁真谁假,务必经过法庭官司,才能证明结果。不论那一方胜诉,另外一方的朋友都会不服与受伤害。

当时,一个人孤单面对及分析可能的后果。如果只保护自己的利益,肯定会交给法庭裁决,但必有友情伤害与愤恨。执着自己利益的挂碍,感受就苦恼。为了把3个朋友的伤害减至最低,必须放下,舍弃一些利益。我向另两个朋友建议把10%定金分成3份,我还一份给买方,说是真正业主的朋友出一份还给买方,买方吃下第三份,退出购买。解决3个朋友的利害,说是真正业主的朋友报警处理。买卖经记人被扣留审问,查不到骗局。后来,新加坡卖主有没有被扣查,我已不清楚。只知道,拥有授权书的马来伙伴与政府关系良好,那土地被征用作宗教局用途,赔偿金高价归那马来伙伴。

一个人孤单面对,不一定苦,心念舍得下,以不伤害的利他及智慧处理,总有解决的方案。这是经历过的大事。我相信因果,知道因果业报是公正的。心安理得,一个人的处理,不会苦!

(3,待续)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