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吉回升空间有限/白文春

随着外资去年11月惊慌抛售手上总值高达200亿令吉的大马固定收入投资后,有关卖压过去几个月来已纾缓。

尽管到了今年2月,有关卖压已持续4个月,但抛售数额于今年1月大减至40亿令吉,但接着于2月回升至70亿令吉。

诚如我早前在本栏指出,有关卖压是国家银行干预无本金交割远期外汇(NDF)岸外市场所致,而此举也可能对外资带来不确定因素。

尽管国行致力加强本地外汇市场发展,但近期有报道指出,由于本地市场流通性不大,外资仍发觉难以为他们的令吉部位进行护盘。

特朗普爆冷当选美国总统,加剧了整个不利局势,因它助长了美元的涨势。

虽然外资连续4个月持续沽售固定收入投资,但我认为这是正常现象,因为外资总会根据经济环境的改变,重新调整投资组合。

有趣的是,我国的国际外汇储备金在去年11月杪至今年2月杪期间,只减少了14亿美元。

在这期间,外资共减持总额37亿美元的大马固定收入投资。

事实上,外汇储备于今年1月至2月企稳于950亿美元,隐示大部分的跌幅是发生于去年12月。

国行规定出口商须将75%出口收入保留为令吉的政策,营造了双向的货币流通。

放任汇率波动

这显示,国行已汲取1997/98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的教训,不再动用外汇储备来捍卫令吉的币值,反之,放任市场因素来决定令吉走势。

这至关重要,因为若外汇储备下挫至偏低水平,将进一步打击市场信心,令情况变得更糟。

央行对一个经济体货币的支持非常重要。

外资在抛售大马固定收入投资后,极可能将套现资金汇出大马,因若国行不出手干预,可以预见的是,令吉会贬值更多。

但这一次,情况却刚好相反。

实际上,今年截至3月16日为止,令吉币值相当稳健,企稳于约4.44令吉兑1美元水平。

这要感谢国行规定出口商须将75%出口收入保留为令吉的政策,此举营造了双向的货币流通,一方面,出口商为需要者提供美元,另一方面,它又创造了令吉的需求。

事实上,随着美国最新一轮的升息行动已在市场预料之中,令吉预计短期内可获得一些扶持。

尽管如此,令吉的回升空间也有限,受制于市场可能恢复对美国未来数月或将进一步升息的预期,而外资也可能再度根据经济环境的转变,重新调整投资策略。

白文春

白文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