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纳兹里口水战/谢诗坚

根据传媒消息,前首相马哈迪医生将在3月25日下午3时,在硝山一所学校的礼堂与旅游部长纳兹里辩论。

纳兹里说,他之所以坚持与马哈迪辩论,是因为要捍卫首相纳吉,这项辩论已获得巫统的批准。

虽然这场辩论是因相互挑战而出现的,但是否真的如期举行,尚不得而知。毕竟变数是存在的,因为第二财长佐哈里说马哈迪与纳兹里针对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丑闻辩论,与政府无关。

佐哈里在辩论前发出这样的讯息是有其用意的,其一他不接受也不承认“马纳”之间的辩论存在着政府参与的成分,因此其过程和内容与政府无关;其二纳兹里不是以部长身分迎战马哈迪,也就变成以个人身分与马哈迪对垒。

这样一来,辩论的重要性就大打折扣,因为马哈迪要辩论热门的1MDB课题,也准备回顾20多年前的土融丑闻案等。

应战身分不对等

这些都是政府的大件事,如果避开历史文件和官方文件,则有关辩论的意义已经不大。除非纳兹里可以有代表性与马哈迪对峙,毕竟马哈迪是前任首相,是掷地有声的人物。若纳兹里以个人身分应战,也就有些不对等了。

此外,马哈迪是公认的政坛老将,今年已是91岁高龄;而纳兹里则是后辈,今年才62岁,两者之间相差29岁。

当马哈迪在2003年退位之后,由阿都拉顶上成为第五任首相时,他委任纳兹里担任首相署部长,负责司法事务,有“法律部长”之称。

犹记得在2008年大选后,马哈迪对阿都拉领军不力导致国阵惨遭重挫,连失5个州政权表示很大的愤慨,进而促请阿都拉“辞职谢罪”。

此时,纳兹里也护主心切,跳出来要与马哈迪理论,但不成事。在一连串压力下,马哈迪终于成功地把阿都拉拉下马(2009年),换上纳吉登台亮相。

政治师徒撕破脸

在最初的阶段,马哈迪是力保纳吉上位的,除了报答纳吉先父敦拉萨拉他一把,得以重回巫统,才有后来的幸运(出任第四任首相,1981-2003)外;也“回报”纳吉在1987年党选时支持马哈迪的A队,而不是东姑拉沙里的B队。

但2013年的大选对纳吉是一个梦魇,他只能取回吉打州政权和稳住霹雳州政权,在国会的议席也告减少(133席对89席,较之2008年的140席对82席略为逊色),终于引发马哈迪的强烈批评。

接着在2015年爆开1MDB丑闻后,马哈迪就从来没有停止批判政府的失策,致使国家经济蒙受重大损失。

不用说,马哈迪也就强力促请纳吉辞职,但纳吉认为自己并没有犯上什么大错,为何要辞职?

就这样,这两位政治师徒撕破了脸,整个舆论也沸沸扬扬起来。

护主心表露无遗

到了2016年,马哈迪也像对待阿都拉一样,要与纳吉进行一场电视辩论,以讨论1MDB案件,但不被接受。马哈迪的挑战也就无法进行。纳兹里则如同往常地表现出对“老板”的忠诚,扬言要与马哈迪对质。

不料,事隔不到半年,在机缘巧合下,马哈迪又再与纳兹里针锋相对,马哈迪对纳兹里的气愤是,后者不懂得尊重长辈,而且他是内阁成员中反驳与讽刺马哈迪最多的一个人,纳兹里的护主情意结表露无遗。

现在这一对冤家又准备上擂台,他们会擦出火花吗?他们能针对时弊大胆表态和反驳吗?

再者,马哈迪是口若悬河的雄辩家,纳兹里如何接招也有待观察?当然“马纳”交锋也许会被人看成大有来头,但也不能抱着太大希望,因为只要一方说没有资料或不够资料,也就无法有精彩的“刀光剑影”了。

擦出火花不容易

虽然在过去有过安华与沙比里(部长)的辩论,但都是点到为止,双方所拥有的资料有限,而且也是不对等的辩论(新手部长对前副首相)。

还有林冠英与许子根的辩论、林冠英与蔡细历的辩论也算是有些看头,但他们只限争辩谁的政党能更好的代表华人及人民?

如果我们不能期待纳兹里会有惊爆的内幕,双方要擦出火花也不容易,可能只是在老课题中兜转。

若是他们最后同意取消类似缺乏代表性的辩论,不辩也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