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权至上 残民以逞/陈泽清

驻我国朝鲜大使姜哲出言不逊,针对金正男被毒杀案件,歪曲事实,诬蔑我国与他国勾结打击朝鲜,这番无中生有的指责引起我国政府极度不满,在要求姜哲道歉不果后,终下逐客令,将姜哲这位不受欢迎的人物驱逐出境。

姜哲身为外交使节,难道他不知晓国际的外交礼仪吗?难道他不懂得国际间的应对礼数吗?

金正男命案发生后,国有国法,我国依法办案,要求朝鲜大使馆交出涉案的二等秘书,岂料,朝鲜大使馆不但不交出涉案者协助办案,还扭曲事实,大放阙词谓金正男死于心脏病,指责我国无权单方面为金正男验尸,并强制要我国速将金正男的尸体交回给朝鲜,无视我国国法之言行,掀起轩然大波。

同情脱序表现

姜哲为什么会有如此无理、失礼和不可理喻的行为表现呢?为什么不能遵守我国的办案程序,尊重我国的法律制度,配合协助调查,顺藤摸瓜,以期早日破解金正男悬疑命案,让真相水落石出?为什么如此急于回收金正男的尸身呢?

姜哲的脱序、脱轨表现,引起公愤,不尽骂声滚滚来,然而,也有不少人同情姜哲的艰难处境,为什么呢?众所周知,朝鲜是一神秘国度,在民主大潮盛行的今天,朝鲜仍停留在搞个人崇拜、搞造神,老百姓把金日成、金正日及金正恩等家族领导人当神来拜,匍匐在金氏家族的脚下。

自金正恩被钦点为朝鲜最高统治者后,有关他铲除异己,处决官员的凶狠、毒辣、无情手段恶名远播。

有说他把异议者投入狼狗群中任撕咬;有说他以高射炮处决打瞌睡的官员,令人不寒而栗。

但求完成死命令

试问,现今还有哪一个国家会以狼狗和高射炮来处决犯人?由此可知,朝鲜不啻是不折不扣的专制国家,无需法庭审讯,领导人一声令下,就可将异议者或官员施以极刑。

明乎此,或许我们就会以同理心来看待那些同情姜哲的人士了。

身为大使,姜哲势必要贯彻朝鲜领导人的意志,势必要完成领导人下达的指令,尽快将金正男的尸身回收结案。

如果当真是当今朝鲜最高领导人下达的死命令,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姜哲急于求成,不惜冒犯我国,但求完成死命令的任务了。

不成功便成仁

因此,姜哲的“不成功便成仁”的焦虑、恐惧与忐忑的心理是可以理解的,如今他无功而返,回国后将面对怎样的处分?会有生命之虞吗?这在在是身为专制国度下的官员们无尽的悲哀、无助与无奈。

在皇帝独揽大权的专制国家,君要臣死,臣就得死,一人说了算,一旦皇帝龙颜大怒,一言可令人身死灭族,一怒可伏尸百万,一部二十四史道尽了血淋淋的史实。

想不到今天朝鲜人民还活在被皇权奴役的淫威中;笼罩在专权高压的氛围下,换位思考,如果你我置身姜哲的处境,为了求生,为了保命,是不是也一样会做出脱序、脱轨的言行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