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杀者是否金正男
马、朝未能达致共识/游枝

从新闻报道看金正男遭毒杀引起的马、朝外交角力,始终看不出会有怎样的收场。最大问题的症结在于朝鲜是共产独裁国家,有本身以为绝对没错的坚持;马来西亚则遵行国际法则,依国际常识与常规行事。双方的论事态度,一方是有了先决的结论才开始谈论,一方是期待从多角度又遵守国际法则找寻接近真相又双方可以接受的结论,然后对一件国际重大事件寻求一个合法合理的了结。

自金正男遭毒死那一刻开始,到此刻的马、朝交涉,明显的,是互相向对方展开对抗式较劲,尽管消息说已在谈判中,却不见可以公开的谈判进程,也有指不必第三国出面调停,说一切在水面下进行。

国际间分析,由于马、朝二国间缺了依照常态谈判的环境,是否坐得下来谈论都成问题。就算真的有面对面的接触,由于对事情的基本认识都各有分歧,要进入对事的谈论,亦十分不可能;一些片段的消息,也不具备令世间相信的根据。

存有两大障碍

马、朝之间,要真正为金正男之死寻求谈判方案,双方必须先达致两项:

一.认定金正男的身分。

二.放下对抗共同寻找事情的了结方法。

马来西亚官方认定被毒杀的是金正男,是朝鲜当权人金正恩同父异母的兄长。

朝鲜却指死者所持的朝鲜护照上名叫金哲,不是金正男。

到两国外交陷入互逐大使的僵局为止,朝鲜不只否认死者金哲就是金正男,更指大马涉及与韩国、美国合谋致死其公民的阴谋;到金正男的儿子金韩松声称老爸被杀害,朝鲜仍坚持死者不是金正男。

对死者的身分已无法认同,当然不可能有双方找寻解决问题的正常外交接触。

需第三国调停

双方驱逐了大使,使馆等于业务停顿。以国际惯例,涉事国之间已无正常外交渠道可以进行沟通,唯一可能的办法,是通过第三国从中调解。调解国可能公正的说服双方当事国和气终结一场争执;也可能利用调停国对双方当事国在外交、经济,甚至多方面的强势压力,要双方接受和解。很多时候,调解国顾及自身的利益,不会公平对待争执的双方国家,只给争执双方铺开一条可以向自己国民交代的下台阶,双方都自认胜利者,就算解决了一场争执。

马朝这场外交角力,尽管强调不必第三国出面调停,可是已处于无从依正常外交渠道进行交涉的状态,除非陷入长期对抗,不然一定得靠第三国充当和事佬才有解决的可能;调停国可能只在背后出手推动,也可能公开在外交舞台上劝导,甚至督促争执国了结问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