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港新盘劏风盛

供应不足,房价和租金飙涨等种种失衡,衍生出劏房;除了旧房子被业主一分为多间出租外,发展商因地价高昂的关系,竟也推出小得可怜的劏房公寓来。

相对居住问题不那么严重的大马人,可能很难想像,一家人挤在不到100平方尺的“家”,但在香港是相当平常的事;扣除厕所、床铺、厨房、杂物位置等,活动空间受限。

香港的劏房越来越小,甚至只有棺材般宽,于是又有了棺材房的称号;个中衍生的社会问题和风险,如火灾和走电等未尽克服之际,劏房或棺材风已入侵中国大城市,尤其如北京和上海等。

这个厕所旁的数十尺空间,竟是一个家。

香港是个名牌购物天堂、亚洲金融中心;但想要买一间合心意的房子,在这个富裕的大都会,简直是天方夜谭,很多人甚至是租一间像样的房子都有问题。

香港剧迷肯定知晓“劏房”,也就是业主将住宅劏成多个小单位出租;有者更间隔成上下两层,如同当年的笼民一剧的情景,也有称为棺材房;媒体甚至报道过一间厕所也可劏成一间房出租。

当大家还在探讨这种香港悲情的社会现实时,除了业主劏房出租,就连发展商推出的公寓单位,也已迈向劏房年代,而且不断“劏”出新高度。

今年1月,香港老牌建筑商俊和,在屯门推出的单幢楼菁隽,最细单位仅得128方尺,比停车位还要小,是目前香港最小的劏房新盘;菁隽共356单位,约80%为开放式设计,另12间则是 “终极劏房”。

劏房虽然源自香港,但已经不再是香港独霸的名词。

业主依单人床褥宽度,间隔成多间胶囊套房,租户之间只有一片薄薄的间隔板。

因为,这股劏风已经吹到了中国,尤其是大城市如北京和上海,棺材出租房也慢慢盛行起来,甚至是新推出的楼盘,也“迷你”到令人难以置信。 中国龙头发展商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在中国广东打造“米酷”住房,单位面积比港楼更上一层。

门口、厕所和厨房的距离只有几步只差。

其中,最小的单位,建筑面积只有100方尺,剩余介于140至291方尺,共253个单位,连装修总楼价约26万至32万元(约17万至21万令吉)。

兼职模特儿和化妆师的雯雯,为省租,屈就在狭小的劏房里。

新九龙黄大仙区凤德邨碧凤楼,有劏房尺租达约30令吉,据称登上全港最贵劏房租价。

中港新盘“劏”风盛行,连香港首富兼长和系主席李嘉诚也坦言:“单位太细了,不舒服极了。”

中国称为胶囊套房

在中国这个土地面积大得惊人的国都,也会出现寸土尺金的情况。

尤其随着大城市涌入的人越来越多,城中村不断被拆,住宿问题危急,大城市如北京和上海等,房租同样是贵得惊人;劏房因应而生。

但在中国,劏房的名字比较优雅,称为胶囊套房,概念源自日本的胶囊酒店。

很多一线城市的业主,仿效香港业主,将房子分隔成多个独立空间,一般以一张单人床为宽度,长度就看建筑物本身的结构,反正大多只有几十平方尺。

很多从外地来的游子和年轻人,为了省钱,入住胶囊套房的人越来越多;一般来说,最便宜的月租200元至250元(约130令吉至160令吉)。

当然,发展商推出胶囊公寓也不少。

执法人员在天安门相距不远的小区,取缔地下劏房。

取缔北京地下劏房

别以为香港的劏房很可怕,北京的情况也不遑多让,劏房升级成棺材房之外,竟然已往地下发展。

北京配合两会前严查违法劏房,竟发现位于北京核心区,扫出数目可观的地下劏房。

当局在2月底执法时,在距离天安门约2公里的西长安街街道和平门小区,拆除了8栋民宅地下违规劏房700多间共9200多平方米, 350人被逼迁出。

这些地下违规劏房阴暗潮湿,房间大多仅为几平方米,消防、安全隐患重重。

据西长安街街道人员称,年初已清理过和平门小区地下室,两个多月来累计清理拆除1157间地下室,涉及面积1万3862平方米,共迁出2010人。

胶囊套房只能容下一张单人床褥,独立空间一眼看尽。

除了年轻人,胶囊套房还有不少相当年纪的租客,主要还是要省钱支撑开销。

香港房价最难负担

去年,香港房价的中位数为家庭年收入中位数的18.1倍,比去年的19倍稍有好转,但仍是全球最高。

美国市场研究机构Demographia最新公布的《2017年度国际房价负担能力》研究报告指出,在406个城市中,香港连续7年夺冠,房价最难负担。

另外,学术研究机构则认为,香港房价居高,主要因为严格的土地管制。

英国咨询机构牛津经济研究院指出,家庭年收入处于中位数水平的购屋者,若想在香港、孟买等全球房价最贵的亚洲城市,购买一套90平方米的公寓,必须储蓄30年以上。 另一方面,牛津经济研究院经济学家何天杰和路易斯在报告中指出,亚洲房价涨势在未来几年可能纾缓,部分市场的房价可能下跌。

这个角度看,有没有当年香港的笼民意味?胶囊套房顶部开空,毫无隐私可言。

首购免印花税

但事实上,香港政府在去年末季,已出手调控楼市。

港府也在11月宣布,当月5日起将买卖住宅的印花税提升至交易额的15%,并让首次置业的香港永久居民获得豁免。 非香港永久居民,印花税将从之前的15%调涨至30%。

私楼租金倍增

香港政府统计处公布的《2016年中期人口统计数字》指出,人口持续老化,65岁以上的长者有116万人,10年间扬了4个百分点。

在过去10年,港人家庭收入中位数从1万7250港元(约9880令吉),上扬45%,达到2万5000港元(约1万4320令吉),但私楼月租中位数却倍增,达到1万港元(约5726令吉)。

报告称,住公屋的家庭住户月租中位数为1500港元(约859令吉),租金与收入比率中位数为9.3%,比2006年增加了4个百分点。

私人住宅单位租金升幅则更加明显,2006年为5100港元(约2921令吉),去年家庭住宅每月租金中位数为1万港元(约5726令吉),增加了5.5个百分点。

这项数据引起学者处处担忧,恐租金进一步蚕食收入,且劏房户将可能面对更严峻的情况。

收入微薄委屈住劏房

有选择,谁愿委屈家人?

在香港,买不起私楼人一般会申请政府公屋,但申请要等上4至5年是平常事,因此即使劏房环境再怎么恶劣,屋主也不怕没人要。

正如社联行政总裁蔡海伟指出,基层对劏房和小型单位的需求大,令租金水涨船高。去年公屋轮候时间再创新高,一般申请家庭的平均轮候时间,进一步延长至4.7年,不符之前3年上楼的承诺。

据媒体报道,截至去年末季,公屋轮候册累计申请达28万2300万宗,比上一季度少了4200宗,连续两季下跌,这可能反映出港人厌倦这种苦苦等待的日子,宁可委屈住在劏房。

全港关注劏房平台召集人赖建国之前受访时指出,劏房问题愈发严重,租金占基层入息比例估计达四成。

“尤其住在劏房的基层家庭收入微薄,普遍都是约万多港元(约5728令吉),而油尖旺区等市区劏房租金至少都要4000港元(约2291令吉)。”

劏房王尺租30元

在香港,居住问题不再只是买不起房子,而是租也租不起。

早前,社联根据政府数字统计,发现基层住户,逾四成开支都用作缴交租金。

令人更闷的是,房价越贵,空间却越小;相同的,面积可能不到百尺的劏房,尺价租金却比得上豪宅。

据称,位于新九龙黄大仙区的凤德邨碧凤楼,高层20A室,实用153方尺,尺租竟高达52港元(约30令吉),堪称全港最贵劏房王。

理大建筑及房地产学系教授许志文分析,由于供应和需求失衡,楼价在过去10年持续上升,楼价高企反映在租赁市场上。“租金和收入比率的中位数,达30%是一个颇高的比率,但收入增幅却不及租金升幅,反映出租金蚕食收入,令市民放在其他范畴的开支减少。”

万科在中国打造最细劏房,虽是复式格局,却同样是一眼看尽。

香港露宿者趋年轻化

去年11月至今年2月,香港社区组织协会露宿者针对108名再露宿者进行调查,发现露宿者趋年轻化。

报告显示,35岁至44岁露宿人数从2015年的13.8%,增加至去年的29.8%。

调查指出,过去5年“再宿者”情况恶化,平均次数从2013年2.8次,上升至2017年的4.4次。

该组织协会干事吴卫东指出,45%的年轻露宿者在职,且对住屋要求较高,但他们宁可露宿也不愿花费四五千港元(约2291令吉至2864令吉),租住布满木虱的狭窄劏房。

租金是一个问题,另一个是安危问题;很多人厌恶劏房的恶劣环境,更担心火灾等问题,与其花钱买难受或安全没保障,情愿露宿街头。

连劏房也租不起的人,唯有租棺材房,每天利用梯子爬上房间。

居住劏房问题

劏房改造因不涉及楼宇结构改建,因此大多不用向屋宇署申请,往往这就是导致意外事故的源头。

毫无隐私

间隔用材低劣,隔音不好,大声点说话,隔壁单位的都会听得一清二楚,港剧也常出现一户人家大声说话,被隔壁家斥责的画面。

与谁为邻

业主但求有租金收,对租户身分要求不高;劏房户往往不清楚左邻右舍,自身安全也受到威胁。

引发火灾

事故主要涉及建筑结构支柱受外力破坏,及走电引发火灾。

一个单位住上十户,甚至更多户家庭,电表很容易会不胜负荷,造成短路起火。

逃生无门

一些业主为求多间隔几个单位,可能铤而走险,将原可通往后楼梯的逃生通道阻塞。

当发生火灾时,居民很可能无后路可逃而牺牲。

卫生恶劣

一些分隔的单位,小到炉灶和马桶相距仅一步,甚至共用一条排气管道,厕所的废气有机会流入厨房。

欠保养

很多改建成劏房的都是老旧楼宇,保养较差,有些外墙、天花渗水、洋灰剥落,可能会意外伤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