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少年骑士意外看城市空间/廖珮雯

近期笔者的网络同温层大多仍继续谈论在新山古庙游神后,于深夜发生的8少年骑士被撞死事件,针对少年家长的指责持续发酵,而网络也流传其他骑士少年集结要示威抗议的消息,引起新山华裔社群人心惶惶,加剧种族冲突情势。

在警方和执政当局的迅速采取行动,与协助降低种族冲突爆发的及时举措,当局的处理方式值得赞赏。唯网民仍为谁该就此事负责,争吵不休,发表言论的双方仿佛成了替自身种族洗清罪责的发言人,多从种族角度出发,而偏离此公共议题值得探讨的其他角度。

没有玩乐空间

笔者根据资料,特别到其中5名不幸丧生的少年骑士,其居住的地方观察。第一位居住在邻近棕油园和工厂附近的组屋区,必须深入才抵达,居住的环境卫生恶劣,可供孩子活动的空间,仅限于组屋与组屋之间的狭小空间,一个供6岁以下孩子玩乐的设施。

第二位居住在毗邻避兰东河畔的狭长甘榜,唯一可以活动的空间,只有建在住家之间的羽球场以及村子尽头的足球场,垃圾堆满球场角落,积水蚊虫处处。甘榜房子背邻河岸边,前邻山坡,只有一条狭长马路横在门前。

第三位住在百万镇海鲜餐馆处的海边甘榜,必须经过一条木桥深入才发现内部竟然有个规模不小的村落。小孩骑着脚车在空旷的餐馆停车场溜达,甘榜内道路狭小,根本没有活动空间。

第四位居住在Setia Tropika往内更深入的甘榜,算是重置区,道路狭小。现场小孩多以骑脚车为休闲活动,年纪小小就骑着和拉着脚车在马路旁玩,一旦大型车辆经过,小孩和脚车都要小心翼翼地挪开,毫无空间玩乐。他也跟着年纪稍大的哥哥,骑到村庄后面的大马路玩,那里较空旷,道路笔直,可供他们舒畅玩乐。

第五位位在城市中心的甘榜,聚集在一条小河四周。同样地,村落马路空间狭小,一群小孩一开始在路边的沙地上玩乐,后来慢慢移到马路中央玩,路边停着各自脚车,在屋前马路玩脚车追逐。

回程,看见这群孩子,开始骑着脚车,在村里的马路边四处游走。迎风慢骑,不禁思考,是这群孩子不应该在马路边玩耍,还是我们的城市,缺乏提供活动空间?

这是关乎城市规划的公共议题,而不是种族课题。在回应这次悲剧,涉事双方都必须承担责任。死者父母、孩子、肇事女生,都一定程度撇不开关系。作为在新山这座城市生活的其他公民,难道没责任吗?

反思城市规划

生活在一座城,我们太习惯以掌握主要权利的群体,以他们的需要建城、规划,设施都以主流群体的需求为主,所以新山开辟大量土地作为购物商场、新住屋区,许多号称最大购物商场涌现,却没有人提出质疑,反而以尽情购物和消费,来回应这些城市建设。

然而,这座城市,还有很多其他的群体,如残障人士、包括本案的儿童、少年、甚至老人群体,我们都忽略了。

与其一味指责死者父母教育不当,不如反思城市的规划,是否哪方面缺乏了,才导致如此的悲剧?

在纽西兰海边小镇Napier,笔者看到的是,少年在临海处,拥有广阔活动空间,从事滑轮等有一定危险程度的休闲活动,旁边是定期举行的周末市集。人民和乐融融地享受早晨阳光,城市提供足够空间,供不同群体消遣,各得其所。什么时候,我们才能离开谴责死者父母,来到争取建设这些城市消闲空间的讨论层次?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